德國社會民主黨和德國共産黨的發展曆程及慘痛教訓

发布于 分类 韦德体育标签

拉薩爾(Ferdinand Lassalle;1825~1864),早期工人運動活動家,機會主義代表人物之一,全德工人聯合會創始人,聯合會。拉薩爾對于經濟學也缺乏深入研究,盡管馬克思多次向他解釋過自己的理論,並請他幫助出版了馬克思的《經濟學》一書,但他始終不能理解馬克思在五十年代末所完成的對古典經濟學的,不懂剩余價值規律和工資規律,只是談論“貨幣是價值的符號”這類流行過多年的一些簡單常識。

拉薩爾的社會主義,沒有達到科學社會主義的水准,顯得簡單、粗俗。他的鬥爭策略雖然強調了現實主義,但又常常是同機會主義聯系在一起的,以致迷戀于“手段”,過分相信當時的“鐵血宰相”俾斯麥,險些將工人運動引向。他本人在個性上又顯得輕浮、誇張,喜歡別人奉承自己,成爲工人運動中的者。這樣,馬克思從一開始,對拉薩爾的活動就持有態度。

1864年拉薩爾在爲紅顔的決鬥中去世之後,馬克思和恩格斯對工人運動中的拉薩爾主義采取了更加嚴厲的態度,矛頭集中在其策略上,而這種策略又被當時最大的工人階級組織所接受。拉薩爾在《工人綱領》和《公開答複》中,在普魯士的政策、闡明建立的工人階級政黨開展鬥爭的必要性的同時,所謂“鐵的工資規律”的老生常談,聲稱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工人的工資只是圍繞平均工資上下波動,無法擺脫貧困。

怎樣才能提高工人的生活水平、實現工人的解放呢?拉薩爾開出了兩個藥方,一是“國家幫助建立合作社”,一是“普遍的、直接的選舉權”。拉薩爾的信條在他去世後的十幾年間,一直被“全德工人聯合會”即拉薩爾派著。

拉薩爾逝世後,恩格斯在書信中寫道:“若不是拉薩爾過早去世,那麽必將看到拉薩爾的一天”。馬克思也指出:“拉薩爾的全部社會主義在于資本家,而向落後的普魯士容克獻媚”,是一種地道的“普魯士王國的社會主義”。

1863年5月,十一個城市的工人代表在萊比錫成立了全德工人聯合會,拉薩爾竊取職位,他的機會主義觀點被寫合會的章程,成了這個組織的指導思想。1864年拉薩爾死後,他的繼承人約施韋澤和哈森克萊維爾等人先後領導全德工人聯合會,仍然和執行拉薩爾主義。

拉薩爾派控制了1863年成立的全德工人聯合會。後來在馬克思、恩格斯的教育和幫助下,工人階級的先進奧古斯特倍倍爾(1840~1913,和國際工人運動活動家,社會黨和創始人之一,第二國際創始人之一。晚年在戰爭、民族和殖民地問題上犯有中派主義錯誤)、威廉李蔔克內西(1826~1900,和國際工人運動活動家,社會黨,第二國際創始人之一)等在聯合會內開展了反拉薩爾主義的鬥爭。從1865年到1869年6月,威廉李蔔克內西、白拉克等人先後退出了聯合會。

1869年8月,威廉李蔔克內西(18261900)、奧倍倍爾(18401913.8)在愛森納赫城召開代表大會,成立了社會工黨,即愛森納赫派。愛森納赫派參照第一國際章程的原則制定了自己的黨綱,宣布參加第一國際,國際主義。

1875年5月22日至27日,愛森納赫派和拉薩爾派選出的代表在哥達城召開合並代表大會,選舉了統一的黨的中央領導機構,決定把黨的名稱改爲社會主義工人黨(1890年哈雷代表大會改稱社會黨),對綱領草案略加文字修改就通過了,這就是機會主義的哥達綱領。

馬克思、恩格斯支持兩派的合並,但主張在拉薩爾派放棄自己的錯誤觀點時才能合並。但愛森納赫派的領導人沒有馬克思、恩格斯的勸告,1875年,社會工黨和全德工人聯合會在哥達城召開代表大會,合並成立了社會主義工人黨,並于1875年2月與拉薩爾派共同起草了一個綱領草案,這個綱領具有明顯的拉薩爾主義思想。

當馬克思和恩格斯得知他們的老朋友威廉李蔔克內西所領導的工人組織――愛森納赫派在綱領草案中采用了許多拉薩爾派的提法時,便壓抑不住內心的。馬克思寫了有名的《哥達綱領》,恩格斯也寫了一封措詞尖銳的信。馬克思的學生和者威廉李蔔克內西等人在接到這些後,認爲從當時的實際情況出發,在合並時做出一些,保留拉薩爾派的某些對整個工人運動無害的提法還是必要的,便沒有采納馬克思、恩格斯的意見,兩大工人派別終于實現了統一。兩派合並後成立了社會主義工人黨,在黨的領導機構中,拉薩爾派占了多數。

馬克思、恩格斯在指導歐洲工人運動的過程中,同社會先後出現的拉薩爾、杜林等形形色色的機會主義進行過不調和的鬥爭。特別是恩格斯晚年,對社會的右傾機會主義和“青年”爲代表的“左”傾機會主義,先後進行過認真的。不幸的是,恩格斯逝世後,右傾機會主義(在如何認識資本主義新時代特征問題上的修正主義,以及在帝國主義戰爭面前的社會沙文主義)泛濫于第二國際社會,包括社會黨。

盡管18781890年實行《黨人非常法》,黨遭到嚴厲的,但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黨不僅未削弱,反而發展壯大。期間黨派結構高速發展,並擁有極高的工作效率。由于工會的支持,社會主義工人黨總是能夠在帝國議會內外擴大它們在工人中的影響。1890年,社會主義工人黨已經占據了27.2%的席位,到1912年,提高到了34.8%,很快成爲最大的黨派。

1890年《非常法》取消後,重新獲得了地位。同年改名爲社會黨,並恢複活動。一年後,在艾爾福特通過了艾爾福特宣言。由卡爾考茨基和愛德華伯恩斯坦撰寫的黨綱了改良主義,並且向馬克思主義傾斜。

可是到了1899年,伯恩斯坦寫了《社會主義的前提和社會的任務》一書,反對、和等原則,主張階級合作和資本主義“和平長入”的社會主義,改良主義等修正主義。在當時,無論是倍倍爾、威廉李蔔克內西、考茨基,還是、蔡特金,都了伯恩斯坦的觀點。但都不徹底,既沒有在理論上與伯恩斯坦主義界限,又沒有給予修正主義首要以紀律制裁。

20世紀初,鑒于一觸即發的緊張局勢,社會際局在1912年10月28日舉行緊急會議,決定召開第二國際非常代表大會。大會于1912年11月24~25日在巴塞爾舉行,出席大會的有來自22個國家的55名代表,大會一致通過反戰宣言。宣言揭露帝國主義發動大規模戰爭的嚴重,指出正在醞釀的戰爭具有帝國主義性質,闡述了社會黨人對待戰爭的觀點和策略,確定了國際和社會黨防止戰爭、和平方面的具體任務。宣言號召無産者和社會黨人利用一切手段,開展世界和平的鬥爭。第二國際黨的多數領導人口頭上贊成宣言,但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後,卻公開宣言,爲帝國主義戰爭的支持者。

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資本主義世界進入帝國主義時代,第二國際機會主義傾向日益滋長。首先是1899年法國社會黨人米勒蘭入閣事件帶來的社會黨的激烈討論和日益爲兩大派別。在,隨著黨的倍倍爾1913年8月逝世後,黨的領導權正式落入艾伯特等人之手,1913年艾伯特任社會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社會黨首領們了1912年國際代表大會通過的《巴塞爾宣言》,公開支持本國進行帝國主義戰爭。

大戰以來,社會明顯地分爲三派。以謝德曼、艾伯特爲代表的右翼公開投靠帝國主義,主張“祖國”;以斯巴達克派(卡爾李蔔克內西、羅莎、蔡特金、梅林等)爲代表的馬克思主義主張同社會沙文主義者,反對“祖國”,認爲“主要的敵人在國內”;以考茨基、哈阿茲、伯恩斯坦爲代表的中派則在和之間進行調和,主張二者實行統一,他們主要爲的進行,但有時候向靠攏。

1917年4月6~8日,中派同,在哥達城召開社會黨成立大會。斯巴達克派決定參加社會黨,以便在開展爭取群衆的工作,同時保持斯巴達克派在上組織上的性。

第一次世界大戰使德意志帝國的經濟陷于崩潰,國內階級矛盾空前尖銳。的影響下,工人階級和勞動人民的鬥爭日趨高漲。1918年11月3日,基爾港的水兵反對同英國艦隊作戰,舉行起義,建立全德第一個工兵代表蘇維埃,揭開十一月的序幕。浪潮迅速席卷全國,、漢堡、不來梅、萊比錫和慕尼黑等地工人和士兵奮起鬥爭,成立工兵代表蘇維埃,對廠礦企業和一些機關行使。9日,數十萬工人和士兵舉行武裝起義,霍亨索倫家族的,末代威廉二世逃往荷蘭。武裝的工人和士兵控制整個首都,斯巴達克派領導人卡爾李蔔克內西(卡爾李蔔克內西是馬克思的教子,是馬克思、恩格斯的戰友威廉李蔔克內西的兒子)在群衆大會上宣布成立“社會主義國”。

由于缺乏的政黨的領導,勝利果實落入社會黨右翼領導集團手中。這個集團的領導人F艾伯特和P謝德曼組成人民全權蘇維埃,它沒有觸動舊的國家機構和軍隊,留任大批原來帝國的官員和將軍,對內私有制,對外蘇維埃,采取種種和手段,竭力設法把轟轟烈烈的平息下去。新成立的艾伯特發表了“告人民書”。“告人民書”宣布給人民,如實行八小時工作制;享有、和新聞;年滿20歲的男女有選舉權;給失業者救濟金,等等。但是,“告人民書”只字不提戰犯、一切、戰犯和壟斷資本主義的企業爲國家所有、容克地主的土地分給農民等問題,反而宣布保障生産資料的私人占有,並作爲的主要任務。這樣,容克地主和資産階級的基礎依舊保存了下來。因而,艾伯特自稱是“社會主義”的,但其實質仍是一個資産階級。

1918年11月11日,在召開了斯巴達克派領導人會議,會上決定將斯巴達克派改組爲“斯巴達克同盟”,它的成立客觀上在創建政黨的道上向前邁進了一步。

1918年12月16日,在召開全德蘇維埃代表大會。在出席的485名代表中,控制的社會黨的代表288名,社會黨的代表87名。組織斯巴達克同盟當時還是社會的一個派別,它的代表只有10名。在大會上,右翼社會黨人竭力要求恢複“和平與秩序”,主張召開立憲的國民會議,成立正式。中派對這些要求表示支持。斯巴達克同盟的代表提出“全部歸蘇維埃”和“成立社會主義國”的口號。

代表大會通過了兩項工兵代表蘇維埃自身的決議:(一)把工兵代表蘇維埃執行委員會的行和立法權全部移交給艾伯特;(二)1919年1月19日舉行國民議會選舉,經選舉産生的國民議會將取代工兵代表蘇維埃。大會通過翌年1月召開國民會議的決議,宣布在此以前由艾伯特行使國家的全部立法和行政。此後,艾伯特加強對群衆的,社會黨人退出。

斯巴達克同盟較早就地認清了艾伯特的面目,進行了廣泛的宣傳工作,力圖把引向社會主義的軌道。但斯巴達克同盟本身卻存在著很大的弱點,無法實現自己提出的正確的綱領。斯巴達克同盟組織小、盟員少,這時,的盟員只有幾百人,漢堡還不到70人。更重要的是盡管斯巴達克同盟在組織上已進行改組,但它仍然不是一個的政黨,僅僅是作爲社會的一個部分,這就妨礙了他們開展自己的活動。斯巴達克同盟沒有在工人、士兵中單獨建立基層組織,與各地的聯系也不多。因此,斯巴達克同盟在工兵代表蘇維埃中仍處于少數的地位。

的實踐,使以李蔔克內西和爲首的左翼認識到在組織上同機會主義徹底的必要性。1918年12月29日,斯巴達克同盟在召開全議,決定建立一個的黨,並于30日至1919年1月1日,在召開了(斯巴達克同盟)建黨代表大會。作了關于黨綱問題的報告。大會決定以她起草的《斯巴達克同盟要求什麽》一文作爲黨綱的基礎。德共的成立,標志著工人運動的一個重大轉折,鼓舞了工人階級的鬥志。

1919年1月5日,爲艾伯特免除左翼社會黨人擔任的總監職務,首都工人舉行盛大。翌日,發展爲總和武裝起義,參加群衆達50萬。堅定地領導這場戰鬥。1月8日,艾伯特等人宣布“總清算的時刻到來了”。接著,大肆屠戮工人,一百多名起義者被,許多群衆受傷。11日,軍隊在右翼社會黨人G諾斯克率領下開進,對工人進行。15日,德共李蔔克內西和,進入低潮。2月,在魏瑪召開國民會議,艾伯特當選德意志國第一任總統。

早在1918年12月24日,不來梅工兵代表蘇維埃就承認全德工兵蘇維埃代表大會關于把交給國民會議的決議。解散不來梅的工兵代表蘇維埃,不來梅工人發動武裝起義,粉碎了的,並于1919年1月10日宣布成立社會主義國,建立了由員3人、社會黨3人、士兵代表3人組成的人民全權代表委員會。不來梅蘇維埃建立後,實行了,提高了工人的工資,增加了失業津貼,還建立了對付資産階級報刊的新聞檢查制度。不來梅人民全權代表委員會要求艾伯特、謝德曼辭職,並拍發電報向蘇維埃致敬。

艾伯特非常不來梅蘇維埃。在了工人一月以後,諾斯克又命令“志願隊”進攻不來梅社會主義國。不來梅工人向漢堡工人告急求援,但是漢堡工兵代表蘇維埃中的社會黨人極力,使工作難以實現。恩斯特台爾曼不顧社會黨人的,率領工人武裝馳援不來梅。可是,領導鐵工人的社會黨人借口運送台爾曼的援軍會“”,提供交通工具。台爾曼的工人武裝只好徒步前往,未能及時趕到。2月3日,諾斯克所屬格斯登堡師的軍隊擊敗了不來梅的工人武裝,不來梅社會主義國被武裝所。

巴伐利亞地區的工人階級掀起了十一月的最後一個,建立了巴伐利亞國。1919年4月7日,社會黨宣布巴伐利亞蘇維埃國成立。4月13日,慕尼黑駐軍發動叛亂,了社會黨的。人領導廣大工人舉行總,打敗了軍隊,于4月13日晚建立了以爲首的巴伐利亞蘇維埃國,采取了一系列資産階級的措施。巴伐利亞蘇維埃把鐵、銀行收歸國有,對工業生産和産品分配實行工人監督,建立的非常委員會,並組織了紅軍。但是社會黨對此,決定對巴伐利亞蘇維埃國實行。5月1日,軍隊開進慕尼黑。經過幾天的殊死搏鬥,紅軍和工人終因寡不敵衆而失敗。有幾百名者被,6000多人被和。5月2日,軍隊占領慕尼黑。十一月結束。

十一月是曆史上的重大事件,是一次以爲主體的。由于右翼社會黨人的反對和缺乏一個的政黨的領導,遭到失敗。雖然了的君主制度,但1919年成立的魏瑪國仍然是資産階級和容克地主的聯合,所不同的是壟斷資産階級占了主導地位。

1920年3月,發生了旨在魏瑪國、帝制的卡普叛亂。它是由東普魯士地方長官、極卡普在國防軍呂特維茨將軍及議會外一批極右的支持下發動的。1920年3月10日,呂特維茨將軍向社會黨領導的聯合提出最後通牒,要求解散國民議會,改選總統。3月13日,受到國防軍大多數將領同情的叛亂的軍隊埃爾哈特海軍旅,未經戰鬥開進了。艾伯特及逃往德累斯頓,轉而逃往斯圖加特。叛亂成立了以卡普爲總理、呂特維茨任長的,宣布全德。叛亂發生後,立即投入國的鬥爭。3月15日,總席卷全德,參加的工人達1200萬人。工人們武裝起來同叛亂軍隊展開戰鬥。在領導下,魯爾區還成立了紅色魯爾軍。大部分和職員以及大批農業勞動者也參加了反卡普叛亂的鬥爭。叛亂的隊伍在許多地方被擊敗。3月17日,卡普,卡普本人逃往,呂特維茨逃往匈牙利。當晚埃爾哈特海軍旅撤出。

大觸發了在領導的魯爾區工人起義,五萬人組成了紅軍,將要控制該區。但是正規軍與“兵團”再度了這次起義。1921年3月,在薩克森與漢堡發生的類似事件也都被下去。

在卡普叛亂中,工人運動了資産階級的魏瑪國,因此列甯稱“卡普叛亂”爲“的科爾尼洛夫叛亂”。但的工人階級卻沒有成功。這再次證明了,工人階級是有力量的,但是由于和思想在工人中沒有占據領導地位,這個力量並沒有被組織到的方向上去。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期,在1917年爆發二月、建立了工兵蘇維埃並形成兩個並存的局面,布爾什維克黨因勢利導發動十月、資産階級臨時,取得社會主義的勝利;在1918年爆發了十一月,也建立工兵蘇維埃,可社會黨把持蘇維埃、清除、、,最終建立了資産階級魏瑪國。

馬克思、恩格斯在當時嚴厲了愛森納赫派領導人的無原則合並,威廉李蔔克內西和奧倍倍爾性,受了機會主義的。而且合並後也沒有清除機會主義,致使的機會主義泛濫,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機會主義篡奪領導權帶領社會黨投靠,這不是偶然的,而是機會主義長期黨組織肌體的結果。

在,當布爾什維克同孟什維克展開激烈鬥爭的時候,第二國際在宣傳方面、組織方面支持孟什維克,1905年第二國際的執行局成立仲裁委員會來“調停”布爾什維克和孟什維克之間的爭執,求得“統一”。仲裁委員會提出的“調停”條件之一是,布爾什維克和孟什維克“停止爭論”。這是要布爾什維克停止揭露孟什維克,取消布爾什維克對機會主義的鬥爭,列甯了這種“仲裁”。1906年,列甯再次了國際局的“仲裁”。由于列甯采取堅定的原則立場,抵制第二國際的粗涉,布爾什維克黨終于保持了自己的思想線和組織線,各種機會主義思想,形成了堅強的隊伍。

既然錯誤地合並了,而且又無法清除占上風的機會主義,就應該及時地。特別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的已經地投靠德皇、替鼓吹帝國主義戰爭,用“祖國”的口號工人爲資産階級。的者就應徹底和機會主義,建立的組織開展工作,以揭露戰爭的性質、爭取更多群衆。1917年社會中派同時,斯巴達克同盟決定留在社會部,作爲一個派別開展活動。這種決定對爾後的曆史産生怎樣的影響,積極效果和消極效果之間的權衡,也值得認真思考。

開展宣傳和組織工作,開始時肯定會有各種困難,但隨著戰爭進程不斷深化的矛盾,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群衆,凝聚在組織周圍。而且這也是黨組織不斷磨合、鍛煉的過程,其中的工作經驗、鬥爭經驗都是寶貴的財富。在1918年11月爆發時,會有更大的作爲,肯定要比1918年底1919年初才正式建立組織更加從容地領導。

在1903年社會工黨第二次代表大會時,成“布爾什維克”和“孟什維克”,這以後“布爾什維克”和“孟什維克”就分別召開自己的代表大會,布爾什維克開始作爲的組織按照列甯主義向前發展,最終成爲一個有堅強戰鬥力的組織。而反觀孟什維克,內部各種派別之間相互爭論,最終也沒有形成一個能和布爾什維克黨相抗衡、哪怕是有一點戰鬥力的組織。

是馬克思主義的創始人馬克思、恩格斯的故鄉,有著悠久的工人運動傳統和曆史,有一大批被後世熟知的“與工人運動相關”的思想家,比如拉薩爾、杜林、伯恩斯坦、考茨基、威廉李蔔克內西、倍倍爾、卡爾李蔔克內西、羅莎(她是取得了國籍的波蘭人);先後出現了一系列複雜的工人運動政黨,比如全德工人聯合會、社會工黨、社會主義工人黨、社會黨、社會黨、;發生過一系列對後世影響深遠的思想論戰,比如馬克思與拉薩爾的論戰、恩格斯與杜林的論戰、對伯恩斯坦的修正主義的、列甯和考茨基的論戰以及列甯和羅莎的論戰。的主義運動以及列甯本人都極大地受到了主義運動的影響。而最後作爲“學生”的者通過“十月”取得了勝利,作爲“老師”的者卻在“十一月”後遭到了慘重的失敗。

對比和的共運史,最應當引起我們重視的就是二月和十一月的不同結果。列甯爲首的布爾什維克在二月後,通過發動十月,建立了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而以卡爾李蔔克內西和羅莎爲首的社會黨,卻在十一月後,遭到了社會黨的,最終“一月起義”失敗,“不來梅社會主義國”和“巴伐利亞社會主義國”被,卡爾李蔔克內西和羅莎也被。我們首先承認這兩次具有各自的不同情況,其成敗原因也不只一個。但是我們更要指出,這兩次具有很多共同點,是可以進行對比分析的;而組織理論上的分歧以及由此導致的不同的組織方式是導致它們一成一敗的極爲重要的原因。

第一、的背景都是本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遭受了重大的軍事失敗,國家機器受到巨大損失,力大大削弱。

第三、舊(和沙皇)在這種自發中,摧枯拉朽地轟然倒塌,新的沒有建立起來,而舊的秩序已經崩潰,出現了一定時期的無狀態。

第四、最初的者中,都分爲左右兩派,而這兩派中的主力都曾經是一個工人運動政的左右兩派,而這兩派在舊秩序後都進行了你死我活的鬥爭。(這也許是個很不確切的說法,因爲社會還有中派;而除了社會工黨爲了布爾什維克和孟什維克以外,社會黨也出來社會黨。而這裏其實是要突出,工人運動的左右兩派在舊秩序後進行了你死我活的鬥爭。雖然我們可以認爲實質上是代表資産階級利益的,但是必須承認他們也曾經是工人運動中的一支領導力量。)

第五、中都建立了蘇維埃,而在自發階段蘇維埃都掌握在了手裏,掌握的蘇維埃又都試圖承認組織的臨時。

第六、的臨時又都受到更的派別的。發生了科爾尼洛夫叛亂,而發生了卡普叛亂。

(2)社會黨、與布爾什維克相比,具有以下組織線上的重大問題,導致了他們在十一月中的慘重失敗

第一、我們需要認識到,在按照列甯的組織理論組建的布爾什維克以前,實際上世界上並沒有一個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政黨。

這是因爲當時的工人運動政黨都采取一種松散的、“”的、自上而下的組織模式,其主要內容包括:寬松的發展方式,一般只要申請加入都可以得到批准,甚至可以自行宣布成爲;並不需要加的一個組織,可以不受紀律約束;黨的綱領又由這些通過“寬松方式”的“”選舉的代表“”決定。因此哪些內容能夠上升爲黨的綱領並不確定,階級矛盾尖銳的時期思想就占上風,馬克思主義的內容就會更多地進入綱領;而階級矛盾緩和的時期改良思想就會占上風,修正主義的內容就會更多地進入綱領。而即便馬克思主義的內容進入了綱領,由于這個黨是松散的,也無法使全黨貫徹這些內容。

這樣馬克思主義實際上是在和其他思想(比如拉薩爾主義、蒲魯東主義)在“競爭”著對工人運動的影響力,而在一個工人運動政也是這樣“競爭”著對黨的影響力,而各個工人運動政黨又“競爭”著對工人運動的影響力,這些政黨又通過議會選舉“競爭”著對國家的影響力。這樣整個工人運動完全處于各種思想的“競爭”狀態下,根本沒有一種思想可以成爲國際或某國或某黨的指導思想。

而列甯主義的政黨是嚴密的自上而下模式的先鋒隊組織,其主要內容包括:嚴格地吸收,是按照一個確定的馬列主義的綱領、章程吸收的;必須加的一個組織,必須接受嚴格的紀律約束;黨的綱領、章程只有按照綱領、章程嚴格吸收的選舉的代表才能夠修改。這樣就使黨的馬列主義綱領具有了“確定性”和“繼承性”,而嚴密的黨的組織模式,又使這一綱領能夠在全黨貫徹。

列甯主義的“論”又通過黨對工人運動的“”,通過先鋒隊掌握工人運動的領導權和的領導權,把這一綱領貫徹于工人運動和。因此只有列甯主義的組織理論才可能建立一個馬克思主義的政黨(至少是一個指導思想確定的政黨),才可能把馬克思主義貫徹于一個黨、一國的工人運動和、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和整個世界。

以上兩種思想線和組織線,就是羅莎和列甯之間曾經發生的激烈爭論的內容。

第二、社會黨只局限于在同黨的修正主義鬥爭,卻不在組織上成立政黨。而列甯及時地同社會工黨、孟什維克徹底地分道揚镳,組建了馬列主義的布爾什維克。

第三、卡爾李蔔克內西、羅莎爲首的社會黨雖然在理論上同伯恩斯坦的和平過渡、議會鬥爭思想進行鬥爭,原則;但是在組織上卻沒有按照的要求去建立黨的組織,而是貫徹和改良主義一樣的組織模式;也就是說他們在組織線上和改良主義沒有區別。正是這種的主張和改良主義的組織模式的錯位搭配,決定了社會黨的必然失敗。

第四、其實在十一月以後,社會黨已經在實踐上改正了以上第二點和第三點指出的錯誤。他們建立了的,而這個黨其實已經仿效了布爾什維克的組織模式。但是這並沒有使他們免于失敗,因爲這一轉變已經太晚了!社會黨,直到1917年4月才和徹底,而且還在和中派一起按照舊的組織模式組成社會黨;直到1918年12月才建立了仿效布爾什維克的的,而這時已經對他們舉起了,一個月以後,也就是1919年1月的臨時了工人的“一月起義”,卡爾李蔔克內西、羅莎也被。

而在,“布爾什維主義作爲一種,作爲一個政黨而存在,是從1903年開始的”(列甯語)。早在1903年社會工黨“二大”上,由于組織線上的分歧誕生了布爾什維克。在1905年,布爾什維克已經召開了社會工黨“三大”,修改了,貫徹了列甯主義的組織線年社會工黨“六大”上,布爾什維克和孟什維克在形式上徹底,成爲的政黨。因此布爾什維克按照列甯主義的組織理論從1903年到1917年爲的進行了長達14年的組織准備工作,才建成了一個可以在二月後領導取得勝利的先鋒隊。可見列甯是主動地爲著的做著長期的組織准備工作,而社會黨則是在的鬥爭下、被動地和、再和中派、最後才按照(已經發生)的要求建立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terrisau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