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英諾森十世肖像

发布于 分类 资讯热点标签

聲明:百科詞條人人可編輯,詞條創建和修改均免費,絕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費代編,請勿上當。詳情

《英諾森十世肖像》是叠戈·委拉茲開斯于1650年創作的一幅油畫作品,現藏羅馬多利亞潘菲利美術館。

英諾森十世肖像。西班牙畫家叠戈·委拉茲開斯作于1650年。此畫系應的請求而繪制。畫面以鮮明的紅色爲底,具有一種威嚴感。畫家准確地抓住人物在瞬間的複雜的內在狀態,淋漓盡致地表現了的性格特征。

英諾森十世肖像,或許是叠戈·委拉茲開斯最爲傑出的一幅肖像,畫面中的人物是1644年登基的羅馬英諾森十世。在當時人的筆記中,這位似乎從來就沒有給人們留下過美好的印象,甚至他還被認爲是全羅馬最醜陋的男人。據說,他的臉長得左右不太對稱,額頭也禿禿的,看上去多少有點畸形,而且他的脾氣也是暴躁易怒。然而,就是這樣一個難看而陰郁的人,在叠戈·委拉茲開斯筆下卻成爲一個絕佳的描繪題材。1650年,叠戈·委拉茲開斯再次來到意大利,爲留下了這幅珍貴的肖像。畫家選擇了正襟危坐的情景,這與他的身份很相稱。

在這幅肖像中,畫家既表現了此人的和狡猾,又表現了這個七十六歲老上的虛弱。畫面上的,盡管臉上流露出一刹那堅強有力的神情,但是他放在椅上的兩只手都顯得分外軟弱無力。畫家巧妙地抓住了這一點使人物形象變得更富有個性,從而給觀衆增加了很多的聯想。

這幅作品的油畫技巧也是十分出色的。畫面上,火熱的紅綢子表現了特有的教的莊嚴氣氛;白色的法衣和紅色的披肩形成了強烈的色彩對比。資訊熱點筆觸十分流暢,表現出藝術家的高超技巧。當這幅肖像送給時,驚訝而又不安地說了一句話:“過分像了”。可見此畫的高度寫實和逼真。這幅真實,深刻的肖像傑作在羅馬引起了轟動,許多人臨摹它,象對待奇迹似地研究和欣賞它。

大多數的名畫很難激起觀衆視覺經驗的驚奇,一者因爲耳熟能詳的緣故,二者名畫向來被捧得太高,以至令人厭倦。不過委拉斯凱茲的這張《英諾森十世肖像》似乎是個例外。盡管問世已經三百多年,但它依然能夠強有力地震撼當代觀衆的感官知覺。從此畫的形式看,它與歐洲當時的其他肖像畫沒有什麽兩樣,人物的姿態、構圖都符合肖像畫傳統,這與此畫那種不同尋常的真實感形成了強烈對比。它令人想起委拉斯凱茲的同時代觀衆對其作品的評價:“所有其他的作品都是繪畫,只有這一幅才是真實的。”此畫是委拉斯凱茲第二次訪問意大利期間畫的。在羅馬,作爲西班牙國王腓力四世的宮廷畫家,委拉斯凱茲出席了英諾森十世主持的1650年慶典。當時他還會見了同時代的畫家普桑,資訊熱點雕刻家貝尼尼等人。就是在那裏,應英諾森十世之請,委拉斯凱茲畫了這幅有名的肖像畫。

這個真實顯然來自畫家對人性的觀察深度。委拉斯凱茲和十八世紀的西班牙宮廷畫家哥雅在生平經曆方面相似,藝術聲望也相當,而且都爲王室、資訊熱點貴族畫過許多肖像畫。但是哥雅毫不掩飾他對宮廷貴族的,他著力于貴族們的莊嚴華麗外表與頭腦的呆滯,內心的之間的驚人對比,他的畫筆鋒利如刃。委拉斯凱茲則對各種身份的人一概平等對待,無論販夫,還是王公貴族,他都能“畫如其人”。《英諾森十世肖像》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在這幅畫中,他只是把對象當作一個“人”來表現,畫出他的身份和他的性格。從這樣的作品上,看不到作者的,因爲他並不“介入”,他“觀察”。正因爲如此,委拉斯凱茲的肖像在那個沒有發明攝影術的年代幾乎可以說是“客觀的”寫實繪畫。畫面上沒有任何誇張,一切只表現畫家的視覺所見。

叠戈·委拉茲開斯出生于西班牙商業藝術中心塞維利亞。塞維利亞不僅有著優秀的民間美術傳統,而且意大利先進美術的影響也波及這裏。少年委拉斯開茲對自己的繪畫才能充滿信心,他在小本上畫滿了各種速寫。盡管當時做畫家沒有社會地位,父親還是同意他學習繪畫。

12歲的委拉斯開茲進了當時正享有盛名的埃雷拉的畫室。這個被誤認爲“塞維利亞的米開朗基羅”的畫家,除了別致生動的性格外,並沒有什麽可以教給自己的學生。委拉斯開茲很快就決定離開,另投帕切柯的門下。帕切柯是西班牙著名的美術教育家,他對委拉斯開茲的才能非常賞識,並介紹他結識塞維利亞著名的詩人、作家、哲學家、畫家。在藝術觀念上,盡管帕切柯非常推崇意大利學院派藝術,但他對卡拉瓦喬的現實主義藝術很感興趣,對于自己的天才學生叠戈·委拉茲開斯的創造性探索給予極大的鼓勵和支持。我們從帕切柯的日記中可以看到這樣的記錄:“經過5年的培養以後,我允許他同我的女兒結了婚,這是由于他具有著偉大的天才、青年人的、善良的品質和他的希望所促成的。”當時年僅19歲的委拉斯開茲已經成爲一位聞名的畫家了。

在菲力浦四世登上西班牙時,這位愛好藝術的國王使青年畫家決定到首都馬德裏試一試自己的才能和運氣。他在給國王的自薦書中寫道:讓國王看看並且賞識一下真正的藝術家吧 !

國王接受了這位自信的年輕人,並立即讓他爲自己畫肖像。國王對叠戈·委拉茲開斯畫的肖像十分滿意,竟把自己的其他畫像全部從牆上取下來,從此以後只允許委拉斯開茲爲自己畫像,國王把他請進王宮,把畫家的地位提高到與宮廷同等的級別。據說國王經常在委拉斯開茲的畫室裏時光,爲了避人耳目,國王從深宮修了一條地道直通畫家工作室。西班牙屬地佛蘭德斯的大畫家魯本斯,經常以外交家和畫家的身份出使西班牙,每次拜見國王時總要到委拉斯開茲的畫室作畫。當他結識這位比他小20歲的青年畫家時,對他的才能十分賞識,國王讓這位年輕人到藝術之邦意大利親自領略文藝複興大師們的成就。國王欣然接受,派遣委拉斯開茲前往意大利爲自己收藏藝術珍寶,同時考察學習。在畫家50歲時第二次被派赴意大利,這次他在羅馬停留了一年多時間,曾爲教廷貴族畫肖像,其中最爲傑出的是《伊諾森西奧十世》。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terrisau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