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蘭西階級鬥爭(之二)

发布于 分类 资讯热点标签

兩期合刊)。在倫敦編輯,在漢堡印刷。在封面上注明的出版地點還有紐約,因爲馬克思和恩格斯打算在僑居美國的者中間發行這個。的絕大部分材料(論文、短評、書評)都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寫的,他們也約請他們的支持者如威年的法蘭西》,恩格斯的《帝國的運動》和《農民戰爭》,以及其他一些著作。這些著作總結了)寫的。文章對法國的整個一段曆史時期作了唯物主義的闡述,提出了策略上的一些極其重要的原則。這組文章最初在《新萊茵報。經濟評論》上是以《從年六月事件對的影響以及英國的狀況,則在的其他文章中,尤其是在馬克思和恩格斯合寫的時評中得到了闡述。)(

1895年恩格斯將這組文章編成單行本在出版,並將總標題改爲《1848年至1850年的法蘭西》。恩格斯不僅寫了導言,還增添了第四章,這一章就是《新萊茵報。經濟評論》第5、6期合刊發表的《時評(三)》中有關法國事件的部分(《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第511-514和520-531頁)。恩格斯給這一章標的題目是:《1850年普選權的廢除》;1895年2月13日他給理·費舍的信上說,這第四章“才真正使得這本著作完整了,沒有它,這本小就帶有片斷的性質”。當時前三章的標題也有改動:1.《從1848年2月到1848年6月》,2.《從1848年6月到1849年6月13日》,3.《從1849年6月13日到1850年3月10日》。在本卷中,前三章仍用《新萊茵報。經濟評論》發表時的標題,第四章則用1895年版的標題。——376。)

《新萊茵報》起了教育和鼓舞人民群衆的作用。闡述對和歐洲的重要觀點的,通常都是由馬克思和恩格斯執筆。盡管遭到的種種和,《新萊茵報》還是英勇地捍衛了主義的利益,捍衛了的利益。1849年5月,在全面進攻的形勢下,普魯士借口馬克思沒有普魯士國籍而把他出境,同時又加緊《新萊茵報》的其他編輯,致使該報停刊。1849年5月19日,《新萊茵報》用紅色油墨印出了最後一號即第301號。的編輯在致科隆工人的告別書中說:“無論何時何地,他們的最後一句話始終將是:工人階級的解放!”——321、398、544。)中的一段話來表達六月失敗的消息給我們的直接印象:

“二月的最後正式物——執行委員會——已像幻影一樣在嚴重事變的面前消散了;拉馬丁的照明彈變成了卡芬雅克的燃燒彈。,一方剝削另一方的那些互相對立的階級之間的那種;,在2月間宣告的、用大號字母寫在巴黎的正面牆上、寫在每所、寫在每所營房的那種,用真實的、不加的、平鋪直敘的話來表達,就是內戰,就是最的國內戰爭——勞動與資本間的戰爭。在6月25日晚間,當資産階級的巴黎張燈結彩,而的巴黎在燃燒、在流血、在呻吟的時候,這個便在巴黎所有窗戶前面了。存在的那段時間正好是資産階級利益和利益友愛共處的時候。

學究們,他們拘守1793年舊的傳統;社會主義的空談家,◎第398頁◎他們曾爲人民向資産階級乞憐,並且被允許進行長時間地和同樣長時間地丟醜,資訊熱點直到把的獅子入睡爲止;黨人,他們要求實行整套舊的、不過沒有戴王冠的首領的資産階級制度;王朝反對派(注:王朝反對派是七月王朝時期法國中的一個以奧迪隆·巴羅爲首的議員集團。這個集團代表工商業資産階級派的觀點,主張實行溫和的選舉,認爲這樣就能避免並維持奧爾良王朝的。——382、399、414。),他們從事變中得到的不是內閣的更換,而是王朝的崩潰;正統派,他們不是想脫去奴仆的服裝,而是僅僅想改變一一下這種服裝的式樣,——所有這些人物就是人民在實現自己的二月時的同盟者……

二月是一場漂亮的,是一場得到普遍同情的,因爲在這場反對的中出來的各種矛盾還在尚未充分發展的狀態中和睦地安睡在一起,因爲構成這些矛盾背景的社會鬥爭還只是一種隱約的存在,還只是口頭上和字面上的存在。相反,六月則是一場醜惡的,令人討厭的,因爲這時行動已經代替了言詞,因爲這時國已經摘掉了和掩飾過的王冠,出這個的腦袋。秩序!——這是基佐的戰鬥呐喊。秩序!——基佐的信徒塞巴斯蒂亞尼曾在俄軍攻下華沙時這樣高喊。秩序!——法國國民議會和派資産階級的粗野的應聲蟲卡芬雅克這樣高喊。秩序!——他所發射的霰彈在炸開的時這樣轟鳴。1789年以來的許多次法國資産階級,沒有一次曾過秩序,因爲所有這些都保持了階級和對工人的,保持了資産階級秩序,盡管這種和這種的形式時常有所改變。六月了這個秩序。六月罪該萬死!”(1848年6月29日《新萊茵報》)(注:馬克思《六月》,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5卷第153-157頁。——編者注)

巴黎在資産階級下發動了六月起義。單是這一點已注定要失敗。既不是直接的、公開承認的要求想用武力資産階級;也不是已經到了有能力解決這個任務的地步。《通報》只得正式向挑明,國認爲對它的幻想表示尊重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並且只有它的失敗才使它確信這樣一條真理:它要在資産階級國範圍內稍微改善一下自己的處境只是一種空想,這種空想只要加以實現,就會成爲。于是,原先想要二月國予以滿足的那些要求,那些形式上浮誇而實質上瑣碎的、甚至還帶有資産階級性質的要求,就由一個大膽的戰鬥口號取而代之,這個口號就是:資産階級!工人階級!

既然將自己的葬身地變成了資産階級國的誕生地,也就資産階級國現了原形:原來這個國家公開承認的目的就是使資本的和對勞動的。已經擺脫了一切桎梏的資産階級,由于眼前總是站立著一個、決不與不可戰勝的敵人,——其所以不可戰勝,是因爲它的存在就是資産階級自身的條件,——就必定要立刻變成資産階級的恐怖。在暫時被擠出舞台而資産階級已被正式承認之後,資産階級社會內的中等階層,即小資産階級和農民階級,就必定要隨著他們境況的惡化以及他們與資産階級對抗的尖銳化而越來越緊密地靠攏。正如他們從前曾認爲他們的災難是由于的崛起一樣,現在則認爲是由于的失敗。

如果說六月起義在各處都加強了資産階級的自信心,並且促使它公開與封建結成聯盟來反對人民,那麽究竟誰是這個聯盟的第一個品呢?是的資産階級自身。六月失敗阻礙了它鞏固自己的,阻礙了它使人民在半滿意和半失望中停◎第400頁◎留于資産階級的最低階段上。

最後,六月失敗使歐洲各個國家了一個秘密,即法國爲了能在國內進行內戰,無論如何都必須對外保持和平。這就把已經開始爭取民族的人民置于、奧地利和普魯士的之下,但同時這些國家的民族的成敗也就要依的成敗而定,它們那種表面上不依社會大變革爲轉移的自主性就消失了。只要工人還是奴隸,匈牙利人、波蘭人或意大利人都不會獲得!

最後,神聖同盟的勝利使歐洲的局面發生了變化,只要法國發生任何一次新的起義,都必然會引起世界戰爭。新的法國將立刻越出本國範圍去奪取歐洲的地區,因爲只有在這裏才能夠實現19世紀的社會。

總之,只有六月失敗才造成了所有那些使法國能夠發揮歐洲首倡作用的條件。只有浸過了六月起義者的鮮血之後,三色旗184才變成了歐洲的旗幟——紅旗!

1848年2月25日法國實行制,6月25日把給法國。在6月以後,意味著資産階級社會,而在2月以前,它卻意味著一種國家形式。

六月鬥爭是資産階級中的派領導的,鬥爭勝利了,當然歸他們。使手足被縛的巴黎毫無抵抗地倒在他們腳下,而在◎第401頁◎外省,則到處著上的氣氛,勝利了的資産者盛氣淩人、飛揚跋扈,農民則地表現出對財産的狂熱情緒。因此,在下層已經沒有任何了!

與工人的力量被消滅的同時,主義派亦即具有小資産階級思想的那種派的影響也被消滅了,他們的代表者在執行委員會(注:執行委員會是法國制憲議會1848年5月10日爲了代替辭職的臨時而建立的法蘭西國。它存在到1848年6月24日卡芬雅克上台爲止。執行委員會的多半是溫和的派。賴德律-洛蘭是這個委員會中的左翼代表。——396、402。)中是賴德律-洛蘭,在制憲國民議會中是山嶽黨(注:1793-1795年的山嶽派,指法國資産階級時期代表中小資産階級利益的派,因在國民公會開會時坐在大廳左側的最高處而得名。代表人物有羅伯斯庇爾、馬拉、丹東等。其大都參加了雅各賓俱樂部。1792年10月,代表大工商業資産階級利益的吉倫特派退出雅各賓俱樂部後,山嶽派實際上成爲雅各賓派的同義語。

1848-1851年的山嶽派,指法國制憲議會和立法議會中集合在《報》周圍的小資産階級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其人物爲賴德律-洛蘭、皮阿等人。以·勃朗爲首的小資産階級社會主義者也參加了這一派。他們自稱是1793-1795年法國國民公會(見注21)中的山嶽派思想的繼承人。1849年2月後該派又稱新山嶽派。——21、402、413、422、434、471、584、606、610、629、647、660、674。),在新聞出版界是《報》(注:派指法國《報》的支持者,小資産階級主義者和小資産階級社會主義者。主要代表人物有賴德律-洛蘭、易·勃朗等人。他們主張建立國,實行和社會。

《報》是一家法國日報,小資産階級派和小資産階級社會主義者的,1843年至1850年在巴黎出版。1847年10月到1848年1月恩格斯在該報上發表過文章。——305、306、402。)。他們同資産階級派一起在4月16日搞過反對的,同這些人一起在六月事變時攻打過。這樣,他們就自己了他們那一派賴以成爲一股力量的背景,因爲小資産階級只有以爲後盾,才能保持住自己反對資産階級的陣地。他們被踢開了。資産階級派公然了自己在臨時和執行委員會時期勉強地而且是滿腹鬼胎地跟他們結成的虛假同盟。主義派作爲同盟者已被輕蔑地抛棄,他們成了三色旗派(注:《國民報》是法國的一家日報,1830年至1851年在巴黎出版。

《國民報》派又稱三色旗派、純粹的派,是法國的一個資産階級政黨。《國民報》是它的機關報。1848年時期,這一派的領導人參加了臨時,其中的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有馬拉斯特、巴斯蒂德和加爾涅-帕熱斯,後來靠卡芬雅克的幫助策劃了對巴黎的六月大。——382、396、402、414、423、440、461、595。)的仆從,他們不可能後者作出任何讓步,但是每當後者的以及整個國看來受到反對的資産階級集團的時,他們就必定要這個。最後,這些集團,即奧爾良派和正統派,一開始就在制憲國民議會中占少數。在六月事變以前他們自己只有戴上資産階級主義假面具才敢出頭露面;六月勝利使整個資産階級法國一度把卡芬雅克當成自己的救星來歡迎,而當和派在六月事變後不久重新取得地位時,軍事和巴黎只容許這一派非常謹慎地伸出自己的觸角。

自1830年起,資産階級派以他們的著作家、他們的代言人、他們的專門人才、他們的野心家、他們的議員、將軍、銀行家和律師爲代表,聚集在巴黎的一家即《國民報》(注:《國民報》是法國的一家日報,1830年至1851年在巴黎出版。

《國民報》派又稱三色旗派、純粹的派,是法國的一個資産階級政黨。《國民報》是它的機關報。1848年時期,這一派的領導人參加了臨時,其中的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有馬拉斯特、巴斯蒂德和加爾涅-帕熱斯,後來靠卡芬雅克的幫助策劃了對巴黎的六月大。——382、396、402、414、423、440、461、595。)的周圍。在外省,《國民報》設有自己的分社。《國民報》派是三色旗國的王◎第402頁◎朝。他們立刻就占據了一切——內閣各部、總局和郵政總局的職位,以及地方行政長官的職位和軍隊高級軍官的空缺。他們的將軍卡芬雅克執掌著行,他們的總編輯馬拉斯特成了制憲國民議會常任。同時,他又以司禮官的身分在自己的沙龍中接待正直的國的賓客。

甚至那些的法國著作家,也由于對主義傳統懷著某種而抱著錯誤見解,以爲在制憲國民議會中是保皇黨人占地位。恰恰相反,在六月事變之後,制憲議會仍然完全是資産階級主義的代表者,而且,三色旗派在議會外的影響越是殆盡,制憲議會就越是地擺出這副面孔。在需要捍衛資産階級國的形式時,制憲議會就擁有主義派的支持票;在需要捍衛這個國的內容時,制憲議會甚至連講話的方式也與資産階級保皇集團如出一轍了,因爲構成資産階級國內容的正是資産階級的利益,正是它的階級和階級剝削的物質條件。

由此可見,這個制憲議會的生命和活動不是體現了保皇主義,而是體現了資産階級的主義,它歸根到底不是死去了,也不是被了,而是腐爛了。

在制憲議會的全部期間,當它在前台表演大型曆史劇的時候,在舞台的深處卻進行著一刻不停的祭——軍事法庭不斷地對的六月起義者,或是不經審判就放逐。制憲議會老練地承認,它不是把六月起義者當作罪犯來審判,而是當作敵人來消滅。

制憲國民議會的第一步行動就是成立了調查委員會,來調查六月事件(注:指1848年6月巴黎的起義。二月後,要求把推向前進,資産階級派執行反對的政策,6月22日頒布了封閉“國家工場”(見注192)的挑釁性,激起巴黎工人的強烈。6月23日至26日巴黎工人舉行了大規模武裝起義,6月25日,起義的布雷亞將軍在楓丹白露哨兵站被起義者,因此兩名起義者後來被處死刑。經過四天英勇鬥爭,最後在資産階級的下失敗了。馬克思論述這次起義時指出:“這是現代社會的兩個階級之間的第一次大規模的戰鬥。這是爲資産階級制度的存亡而進行的鬥爭。”(見本卷第398頁)——248、254、262、331、403、408、430、531、534、607。)和五月十五日事件(注:1848年5月15日巴黎人民的行動是在進一步推進和支持意大利、、波蘭的運動的口號下進行的,參加的有15萬人,其中主要是以布朗基等爲首的巴黎工人。者向當天討論波蘭問題的制憲議會走去,闖進了波旁王宮的會議大廳,要求議會兌現諾言,要求對爲爭取而鬥爭的波蘭給予軍事援助,要求采取斷然措施消除失業和貧困,給工人以面包和工作,成立勞動部;他們試圖制憲議會,成立新的臨時。但5月15日的運動被下去了。它的領導人布朗基、巴爾貝斯(他曾提出向富人征收十億稅款)、阿爾伯、拉斯拜爾等都被。這次行動失敗後,臨時采取了一系列廢除國家工場的措施,實施了街頭的法律,封閉了許多派俱樂部。1849年3月7日至4月3日,在布爾日對1848年5月15日事件的參加者進行了審判。巴爾貝斯被處以無期徒刑,布朗基被處以10年的單獨,德弗洛特、索布裏埃、拉斯拜爾、阿爾伯等人各被判處期限不等的徒刑,有的被流放到殖民地。——397、403、408、421、531、607。),並調查社會主義各派和主義各派的們參加這些事件的情況。調查的直接對象就是◎第403頁◎易·勃朗、賴德律-洛蘭和科西迪耶爾。資産階級派急于要除掉這些敵手。他們再也找不到比奧迪隆·巴羅先生更爲適當的人選來替他們複仇了。這個人是王朝反對派過去的首領,主義的,妄自尊大的,淺薄的庸才,他不僅要爲王朝複仇,而且要同那些使他丟掉內閣首相職位的家算賬。這他決不會手軟。于是這個巴羅被任命爲調查委員會,而他也就制造出了一樁二月的十足的案件,這個案件可以概括如下:3月17日——,4月16日——,5月15日——謀害,6月23日——內戰!他爲什麽沒有把他的的刑事調查工作引伸到二月二十四日事件呢?《辯論日報》對此作了回答(注:《辯論日報》是法國資産階級《和文學辯論日報》的簡稱,1789年創刊于巴黎。七月王朝時期爲的,奧爾良派資産階級的機關報。1848年時期,該報反映了資産階級,即所謂秩序黨的觀點。

所謂《辯論日報》的回答,指該報1848年8月28日的。——404、474、595。):二月二十四日事件就是創建羅馬。國家的起源湮沒在之中,而對是只許相信,不許討論的。易·勃朗和科西迪耶爾被交付法庭審判了,國民議會已經完成了它在5月15日開始進行的清洗自身的工作。

由臨時擬定而由古德肖重新提出的對資本課稅的方案(通過抵押稅的形式),被制憲議會否決;工作日爲十小時的法律被廢除;重新施行了負債者制度;占法國人口大部分的沒有讀寫能力的人被取消了參加陪審的資格。爲什麽不幹脆連他們的選舉權也掉呢?重新施行了交納金的制度,權受到了。

但是,資産階級派在他們急忙給舊日的資産階級關系恢複舊日的保障,並消除浪潮所遺留下來的一切痕迹時,卻遇到了一種使他們遭受意外的。

在六月事變中,最狂熱地爲財産和恢複信用而奮鬥的,莫過于巴黎的小資産者——開咖啡店的、開餐館的、開酒店的、小商人、小店主、小手工作坊主等等。小店主們奮起向街壘進攻,以求恢◎第404頁◎複從街頭到小店去的通。但是,街壘後面站著小店主們的顧客和債務人,街壘前面站著他們的債權人。而當街壘被摧毀,工人被擊潰,小店主們在勝利陶醉中奔回自己店裏的時候,發覺店門已被財産的救主即信用的正式代理人堵住了,這位代理人拿著性的通知單迎接他們:票據過期了!房租過期了!債票過期了!小店鋪垮了!小店主垮了!

財産!但是,他們所居住的房屋不是他們的財産;他們做生意的店鋪不是他們的財産;他們所的商品不是他們的財産。無論是他們的店鋪,或是他們吃飯用的盤子,或是他們睡覺用的床鋪,都已不再歸他們所有了。正是爲了對付他們,人們才需要去這種財産,這樣做爲的是那些將房屋租給他們住的房東,爲的是那些給他們票據貼現的銀行家,爲的是那些貸給他們現金的資本家,爲的是那些把商品信托給小店主們的工廠主,爲的是那些把原料賒賣給小手工作坊主的批發商。恢複信用!但是,重新變得穩定的信用已表明自己是一個充滿活力而又十分幹練的神,它把無力支付的債務人連同其妻子兒女一起逐出了住所,把他的虛幻的財産交給了資本,而把他本人抛進了在六月起義者屍體上重又威風凜凜地聳立起來的債務。

小資産者驚愕地認識到,他們擊潰了工人,就使自己毫無抵抗地陷入了債權人的掌握之中。他們從2月起就像慢性病一樣拖延下來的、似乎沒有人去注意的破産,在6月以後被正式宣告了。

小資産者的名義上的財産,只有在需要他們去爲財産進行鬥爭的時候,才不受。現在,既然已經和算清大賬,也就可以和小店主來算小賬了。如巴黎,過期的票據總值在2 100萬法郎以上,外省則在1 100萬法郎以上。巴黎有7 000多家商店老板,自2月以來就沒有交過房租。◎第405頁◎

如果說國民議會決定要調查自2月以來的,那麽小資産者則要求調查2月24日以前的債務。大群的小資産者聚集在交易所的大廳裏,地提出要求:任何商人,凡是能證明自己只是由于引起的不景氣才遭到破産,而到2月24日以前生意仍然不錯,就應該由商業法庭准許延長償付債務的期限,並強制債權人在取得適當利息的條件下撤訴。這個問題曾以“友好協議”法案形式在國民議會中討論。國民議會正在躊躇不決的時候,突然聽說有起義者的妻子兒女數千人在聖但尼門前准備要求。

小資産者面對著複活的六月幽靈戰栗了起來,而國民議會又板起了面孔。債權人和債務人的concordats à l’amiable ——友好協議——中最重要的條款遭到了否決。

可見,國民議會中的資産階級的派代表早已把小資産者的派代表壓了下去,這種議會範圍內的就獲得了資産階級的現實的經濟意義,因爲小資産者作爲債務人被交給資産者這個債權人去了。這些債務人當中有一大部分已經完全破産,其余的人則只許在完全成爲資本奴隸的條件下繼續經營自己的業務。1848年8月22日,國民議會否決了友好協議,而1848年9月19日,即在期間,易·波拿巴親王和在萬塞讷的主義者拉斯拜爾當選爲巴黎的代表。資産階級則選舉了猶太彙兌業者和奧爾良黨人富爾德。這樣,各方面都同時向制憲國民議會,向資産階級主義和卡芬雅克公開宣戰了。

不言而喻,巴黎小資産者大批破産造成的後果勢必遠遠超出直接者的範圍而持續發生作用,因而勢必再次資産階級的交易,同時因六月起義造成的耗費加大了國家的赤字,而國家財政收入則因生産停滯、消費緊縮和輸入減少而持續下降。卡芬雅克◎第406頁◎和國民議會別無他法,只好靠發行新公債去找出,而新公債又使他們更加受到金融貴族的。

小資産者得到的六月勝利果實是破産和清賬,而卡芬雅克的即別動隊(注:別動隊是根據法國臨時1848年2月25日命令,爲對付的人民群衆而成立的。這支由15至20歲的巴黎組成的隊伍被利用來巴黎工人的六月起義。當時任陸軍部長的卡芬雅克將軍親自領導了這次工人的行動。後來,波拿巴主義者將其解散,他們擔心波拿巴與黨人發生沖突時,別動隊會站在後者一邊。——392、407、419、422。)得到的酬勞則是娼婦們溫情的擁抱,社會的這些“年輕的救主們”在馬拉斯特——同時扮演正直的國東道主和行吟詩人角色的三色旗騎士——的沙龍裏備受歡迎。但是,別動隊這樣受到社會優待、領取過高的薪俸,卻使軍隊感到惱怒;同時,資産階級主義在易-菲力浦時期通過自己的《國民報》用以爭取一部分軍隊和農民階級的一切民族幻想,卻已經消失了。卡芬雅克和國民議會在北意大利充當調停者,以便英國把它給奧地利,僅僅這麽一天的政績就把《國民報》派18年來扮演反對派所得的化爲烏有。再也沒有哪一個比《國民報》派更缺乏民族氣質了;再也沒有哪一個像它這樣依賴英國,而《國民報》派在易-菲力浦時期原是每天都靠搬用卡托的“迦太基必須被消滅”(注:卡托通常在元老院中結束時所的一句話。——編者注)這句話過日子的;再也沒有哪一個像它這樣于神聖同盟(注:神聖同盟是歐洲各君主歐洲進步運動和封建君主制度的同盟。該同盟是戰勝拿破侖第一以後,由沙皇亞曆山大一世和奧地利首相梅特涅,于1815年9月26日在巴黎建立的,同時還締結了神聖同盟條約。幾乎所有的歐洲君主國家都參加了同盟。這些國家的君主負有相互提供經濟、軍事和其他方面援助的義務,以維持維也納會議上重新劃定的邊界和。

神聖同盟爲了歐洲資産階級和民族解放運動,分別召開過幾次會議:1818年亞琛會議,1820-1821年特羅保會議,1821年5月萊會議和1822年的維羅納會議。根據會議的決議,曾于1820-1821年間意大利的運動,1823年武裝西班牙,並拉丁美洲的運動。由于歐洲諸國間的矛盾以及民族運動的發展,1830年法國七月後神聖同盟實際上已經。——366、380、407。),而《國民報》派原是要求基佐那樣一個人撕毀維也納條約(注:指在1814-1815年的維也納會議(維也納會議是歐洲(土耳其除外)從1814年9月至1815年6月斷斷續續召開的會議。參加會議的有英、普、俄、奧等反拿破侖戰爭聯盟國家的君主和代表,法國因波旁王朝也派代表出席會議。會議締結的旨在恢複王朝和滿足戰勝國領土要求的條約和協議,統稱爲維也納條約。根據維也納會議的決定,奧地利獲得了意大利的倫巴第和威尼斯等地,普魯士獲得萊茵河兩岸及北部薩克森的土地,從丹麥獲得了挪威,獲得了,並把華沙大公國改爲波蘭王國,由沙皇,克拉科夫成爲俄、普、奧共同的國。奧地利的尼德蘭(比利時)合並于荷蘭稱爲尼德蘭王國。德意志組成松散的德意志聯邦;重新恢複中立;英國得到荷蘭的殖民地好望角與錫蘭以及法屬殖民地馬耳他島。會議的最後決議,恢複法國1792年的疆界,恢複波旁王朝在法國的,並將法國置于列強的嚴格監督之下;法國不得再侵占歐洲領土。1815年9月關于成立神聖同盟(見注173)的決議是對維也納決議的補充。——491。)上締結的旨在恢複王朝和滿足戰勝國領土要求的條約和協議。——407、595。)的。曆史的竟使《國民報》的前外事編輯巴斯蒂德當上了法國長,讓他以自己的每一件公文來駁斥自己的每一篇論文。

軍隊和農民階級曾一度相信,有了軍事,同時就會把對外戰爭和“榮譽”提到法國的日程上來。可是,卡芬雅克不是對資産階級社會實行軍刀,而是靠軍刀實行資産階級。這個現在需要的兵士只是憲兵。卡芬雅克在恪守古老主義的的嚴肅面具下,隱藏著他鄙俗地服從于爲了資産階級的必◎第407頁◎須接受的條件的!L’argent n’a pas de ma?tre!無主人!卡芬雅克也像制憲議會那樣把第三等級的這句老格言理想化了,把它譯成了如下的語言:資産階級無國王,資産階級的真正形式是國。

制憲國民議會的“偉大的根本性工作”就是造出這個形式,擬定。正如把教曆改名爲曆(注:法蘭西曆是法國從1793年10月24日至1806年1月1日期間爲取代格雷果裏曆采用的新曆法。爲消除教的影響,該曆法日和月的名稱都取自自然界和不同的時令,如:霧月、收獲月等。附在格雷果裏曆日期上的名字則代之以種子、樹木、花卉和水果的名字。——408。),把聖巴托羅缪節改名爲聖羅伯斯比爾節不會使天氣有什麽改變一樣,這部沒有並且也不能使資産階級社會有什麽改變。凡是超出了改換服裝的範圍的地方,它就把已經存在的事實記錄下來。于是,它隆重地登記了國的事實,普選權的事實,由單一全權國民議會代替兩個有限的立憲議院的事實。于是,它把固定不變的、無責任的、世襲的改成了可變更的、有責任的、由選舉産生的,即改成了任期四年的總統制,從而登記了並且了卡芬雅克的事實。于是,它把國民議會在受過5月15日(注:1848年5月15日巴黎人民的行動是在進一步推進和支持意大利、、波蘭的運動的口號下進行的,參加的有15萬人,其中主要是以布朗基等爲首的巴黎工人。者向當天討論波蘭問題的制憲議會走去,闖進了波旁王宮的會議大廳,要求議會兌現諾言,要求對爲爭取而鬥爭的波蘭給予軍事援助,要求采取斷然措施消除失業和貧困,給工人以面包和工作,成立勞動部;他們試圖制憲議會,成立新的臨時。但5月15日的運動被下去了。它的領導人布朗基、巴爾貝斯(他曾提出向富人征收十億稅款)、阿爾伯、拉斯拜爾等都被。這次行動失敗後,臨時采取了一系列廢除國家工場的措施,實施了街頭的法律,封閉了許多派俱樂部。1849年3月7日至4月3日,在布爾日對1848年5月15日事件的參加者進行了審判。巴爾貝斯被處以無期徒刑,布朗基被處以10年的單獨,德弗洛特、索布裏埃、拉斯拜爾、阿爾伯等人各被判處期限不等的徒刑,有的被流放到殖民地。——397、403、408、421、531、607。)和6月25日(注:指1848年6月巴黎的起義。二月後,要求把推向前進,資産階級派執行反對的政策,6月22日頒布了封閉“國家工場”(見注192)的挑釁性,激起巴黎工人的強烈。6月23日至26日巴黎工人舉行了大規模武裝起義,6月25日,起義的布雷亞將軍在楓丹白露哨兵站被起義者,因此兩名起義者後來被處死刑。經過四天英勇鬥爭,最後在資産階級的下失敗了。馬克思論述這次起義時指出:“這是現代社會的兩個階級之間的第一次大規模的戰鬥。這是爲資産階級制度的存亡而進行的鬥爭。”(見本卷第398頁)——248、254、262、331、403、408、430、531、534、607。)的驚嚇後爲自身安全而預先賦予的非常,提高成了根本法。裏其余的東西都是在術語上做文章。從舊君主國的機器上撕掉保皇主義的標簽而貼上了主義的標簽。原任《國民報》總編輯、現任總編輯的馬拉斯特,不無才華地完成了這項學院式的任務。

制憲議會好像那個智利,當地下的轟鳴已經預告火山即將噴發而必定會把他腳下的土地沖走的時候,他還准備通過土地丈量來更精確地劃定地産的邊界。當制憲議會在理論上雕琢資産階級的主義形式的時候,它在實際上卻是專靠否定一切公式、使用的、宣布來維持的。它在開始制定的前兩天,宣布延長期。從前,通常是社會變革的過程達到一個停頓點,新形成的階級關系已經固定,階級內部鬥爭的各派◎第408頁◎彼此已經求得一種,使它們相互間可以繼續進行鬥爭而同時把疲憊的人民群衆排除于鬥爭之外,這時才制定和通過。相反,這次的卻不是批准了什麽社會,而是批准了舊社會對于的暫時勝利。

在六月事變以前制定的最初草案中,還提到了“droit au travail”——勞動權這個初次概括各種要求的笨拙公式。現在勞動權換成了droit à l’assistance——享受社會救濟權,而哪一個現代國家不是這樣或那樣地養活著自己的窮人呢?勞動權在資産階級的意義上是一種,是一種可憐的善良願望,但是勞動權就是支配資本的,支配資本的就是占有生産資料,使生産資料受聯合起來的工人階級支配,也就是消滅雇傭勞動、資本及其相互間的關系。“勞動權”是以六月起義爲後盾的。制憲議會既然已在事實上把置于hors la loi——法律之外,也就勢必要在原則上把它的公式從——法律的准繩——中刪去,把“勞動權”斥爲。但制憲議會並不到此爲止。正如柏拉圖把詩人逐出了自己的國一樣,制憲議會把累進稅永遠逐出了自己的國。其實累進稅不僅是在現存生産關系範圍內或多或少可行的一種資産階級的措施,並且是唯一能使資産階級社會各中等階層依附“正直的”國,減少國家債務並抵制資産階級中和主義多數派的手段。

在友好協議問題上,三色旗派實際上是爲大資産階級的利益而了小資産階級。他們用立法方式征收累進稅,就把這件個別事實提高成爲一個原則。他們把資産階級改良跟同等看待。那麽,還有哪個階級留下來作他們國的支柱呢?大資産階級。而大資産階級中的多數是反對的。如果說他們利用了《國民報》的派來重新鞏固經濟生活中的舊關系,◎第409頁◎那麽,在另一方面,他們則打算利用重新鞏固起來的舊社會關系來恢複那些與它相適應的形式。早在10月初,卡芬雅克就已經不得不任命易-菲力浦時期的大臣杜弗爾和維維安做國的部長,而不顧他自己愚蠢的清們拚命叫喊表示反對。

三色旗對小資産階級作任何,也沒有能吸引任何新的社會成分來歸附新的國家形式,卻又匆忙恢複了最頑強、最狂熱地舊國家的那個集團曆來享受的不可的。它把臨時否定的提高成爲根本法。于是,它所罷黜的一個國王,就在這種的終身任職的裁判官身上大量地複活起來。

法國報刊多方面了馬拉斯特先生中所包含的矛盾,如一國二主——國民議會和總統——同時並存等等,等等。

但是,這部的主要矛盾在于:它通過普選權給予了的那些階級,即、農民階級和小資産者,正是它要永遠保持其社會地位的階級。被它認可享受舊有社會的那個階級,即資産階級,卻被它了這種的。資産階級的被硬塞進主義的框子裏,而這個框子都在幫助敵對階級取得勝利,並危及資産階級社會的基礎本身。要求一方不要從的解放前進到社會的解放,要求另一方不要從社會的後退到的。

資産階級派不大理會這些矛盾。既然他們已經不再是必不可少的人物,——他們只有在充當舊社會反對的時才是必不可少的人物,——他們在勝利後幾個星期就從一個政黨降爲一個派別了。在他們眼中是一個大。他們認爲首先應該確定他們那個派別的,總統應該由卡芬雅克繼續充任,立法議會應該是制憲議會的延續。他們希望把人民群◎第410頁◎衆的降低爲一種有名無實的,同時又充分這種,借以資産階級中的多數,讓他們時時面對六月事變時期的那種兩難選擇:或者是《國民報》派的天下,或者是無狀態的天下。

9月4日開始的制憲工作在10月23日結束了。9月2日,制憲議會就已經決定,在頒布補充的根本性法律以前不宣布解散。然而它卻決定在12月10日,即在它自己的活動終結以前很久,就要使它特有的産兒即總統出世。它確信産生出來的侏儒一定不愧爲其母親的兒子。爲了慎重起見,當時決定如果候選人中沒有一人獲得200萬選票,則總統就不再由國民選舉,而由制憲議會選舉。

真是!實施的第一天就是制憲議會的最後一天。在投票箱的底層放著的原來是制憲議會的死刑。它尋找“母親的兒子”,但找到的是“伯父的侄子”。掃羅-卡芬雅克獲得100萬選票,而大衛-拿破侖卻獲得了600萬選票,勝過了掃羅-卡芬雅克5倍(注:據聖經傳說,猶太國的第一個國王掃羅在和腓尼基人作戰中消滅了數千敵人,在掃羅下的衛士大衛則消滅了數萬人。掃羅死後,大衛繼承了猶太的。——411。)。

1848年12月10日是農民起義的日子。只是從這一天起,才開始了法國農民的二月。這種表示他們投入運動的象征是既笨拙又狡猾、既奸詐又天真、既愚蠢又精明的象征,是經過權衡的,是打動的滑稽劇,是荒誕絕頂的時代,是世界曆史的嘲弄,是文明人的頭腦難以理解的象形文字,——這一象征顯然帶有代表著文明內部的的那個階級的印記。國通過收稅人向這個階級表明自己的存在,而這個階級則通過向國表明自己的存在。拿破侖是最充分地代表了1789年新形成的農民階級的利益和幻想的唯一人物。農民階級把他的名字寫在國的門面上,就是對外宣布戰爭,對內宣布謀取自己的階級利益。拿◎第411頁◎破侖在農民眼中不是一個人物,而是一個綱領。他們舉著旗幟,奏著樂曲投票站,:“Plus d’imp?ts,à bas les riches,à bas larépublique,vive l’Empereur!”——“取消捐稅,富人,國,!”隱藏在背後的是農民戰爭。由他們投票的國是富人國。

12月10日的事變是農民現的。自從他們取消法國的一個而給了它另一個的那一天起,他們就目不轉睛地盯著巴黎。他們在一瞬間扮演了劇中的活躍的主角,別人就再也無法他們重新回到合唱隊的無所作爲的、唯命是從的角色中去了。

其余各階級幫助完成了農民的選舉勝利。對說來,選舉拿破侖就意味著撤換卡芬雅克和制憲議會,意味著取消資産階級主義,意味著宣布六月勝利無效。對小資産階級來說,拿破侖意味著債務人對債權人的。對于大資産階級中的多數說來,選舉拿破侖意味著跟他們曾不得不暫時利用來對付的那個集團公開,因爲這個集團想把暫時性的地位作爲認可的地位固定下來,他們已經感到不能了。拿破侖代替卡芬雅克,這對大資産階級中的多數說來是君主國代替國,是王朝的開端,是向奧爾良派羞答答地示意,是隱藏在紫羅蘭當中的百合花(注:百合花是波旁王朝的徽號,紫羅蘭是奧爾良王朝的標志。——412、611、658。)。最後,軍隊投票選舉拿破侖,就是投票反對別動隊,反對和平牧歌而戰爭。

這樣,正如《新萊茵報》所說的,法國一個最平庸的人獲得了最多方面的意義(注:這句線日《新萊茵報》第174號的12月18日巴黎通訊,通訊下面標有斐迪南·沃爾弗的通訊代號。不過,這句話很可能是馬克思本人寫的,因爲的全部材料都經他缜密地校審過。——412。)。正因爲他無足輕重,所以他能表明一切,只是不表明他自己。雖然拿破侖的名字在各個不同階級的口中可以有不同的意義,但是各個階級都在自己的選票上把以下口號同這個名字寫在一起:“《國民報》派,卡芬雅克,制憲議會,打◎第412頁◎倒資産階級國!”杜弗爾部長曾在制憲議會中公開聲明了這一點:“12月10日乃是第二個2月24日。”小資産階級和一致投票拿破侖,是爲了反對卡芬雅克,並且是爲了用集中選票的辦法制憲議會的最後決定權。可是,這兩個階級的最先進部分卻提出了自己的候選人。拿破侖是聯合起來反對資産階級國的一切派別的集合名詞,賴德律-洛蘭和拉斯拜爾則是專有名詞,前者是派小資産階級的專有名詞,後者是的專有名詞。無産者及其社會主義代言聲投拉斯拜爾的票,完全是一種;這既是表示反對任何總統制,即反對本身的一種,同時又是對賴德律-洛蘭投的反對票;這是作爲一個政黨而脫離了派的第一次行動。相反,後一派,即派小資産階級及其在議會中的代表——山嶽黨在提名賴德律-洛蘭爲候選人時倒是一本正經的,這是它在自己時的一種莊嚴的習慣。而且,這也是它想作爲與對峙的派別出現的最後一次嘗試。不僅派資産階級的派別,而且還有派小資産階級及其山嶽黨,都在12月

年的山嶽派,指法國資産階級時期代表中小資産階級利益的派,因在國民公會開會時坐在大廳左側的最高處而得名。代表人物有羅伯斯庇爾、馬拉、丹東等。其大都參加了雅各賓俱樂部。

1792年10月,代表大工商業資産階級利益的吉倫特派退出雅各賓俱樂部後,山嶽派實際上成爲雅各賓派的同義語。1848-1851年的山嶽派,指法國制憲議會和立法議會中集合在《報》周圍的小資産階級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其人物爲賴德律-洛蘭、皮阿等人。以

勃朗爲首的小資産階級社會主義者也參加了這一派。他們自稱是1793-1795年法國國民公會(見注21)中的山嶽派思想的繼承人。1849年2月後該派又稱新山嶽派。——21、402、413、422、434、471、584、606、610、629、647、660、674。)之外,還有一個拿破侖——這就證明兩者都不過是他們名義上所代表的那些偉大現實的毫無生氣的畫罷了。正如使用1793年詞句擺出家姿態的山嶽黨,是對于舊山嶽黨的一種的模仿一樣,戴著皇冠打著鷹旗的易-拿破侖,也是對于老拿破侖的一種的模仿。于是,曆來對1793年的和曆來對拿破侖的同時都告結束。只有在它取得了自己專有的、獨特的名稱時,才顯出了自己本來的面目,而這一點只有在現代的階級即工業作爲主角出現在前台時,才成爲可能。可以說,12月10日之所以使山嶽黨覺◎第413頁◎得出乎意料和感到驚惶失措,至少是因爲農民不體面的逗趣可笑地打破了對舊做的經典式模擬。12月20日,卡芬雅克卸職,制憲議會宣布易-拿破侖爲國總統。

12月19日,即在自己的最後一日,制憲議會否決了關于六月起義者的提案。它如果撤銷自己不經法庭而判處1 5000個起義者流放的6月27日的,豈不就是否定六月本身嗎?易-菲力浦的最後一個大臣奧迪隆·巴羅,成了易-拿破侖的第一任總理。正如易-拿破侖認爲自己的不是始于12月

10日,而是始于1804年的決議一樣,他給自己找到的內閣總理,也認爲自己的內閣不是始于12月20日,而是始于2月24日的。作爲易-菲力浦的繼承人,易-拿破侖保留舊內閣以緩和的更叠,況且這個舊內閣因爲還來不及出世,所以也就沒來得及被用壞。他的這個選擇是資産階級保皇集團的們提示給他的。這位昔日王朝反對派(注:王朝反對派是七月王朝時期法國中的一個以奧迪隆·

巴羅爲首的議員集團。這個集團代表工商業資産階級派的觀點,主張實行溫和的選舉,認爲這樣就能避免並維持奧爾良王朝的。

——382、399、414。)的首領曾無意識地充當了轉向《國民報》派黨人(注:《國民報》是法國的一家日報,1830年至1851年在巴黎出版。《國民報》派又稱三色旗派、純粹的派,是法國的一個資産階級政黨。《國民報》是它的機關報。1848年時期,這一派的領導人參加了臨時,其中的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有馬拉斯特、巴斯蒂德和加爾涅-帕熱斯,後來靠卡芬雅克的幫助策劃了對巴黎的六月大。

、396、402、414、423、440、461、595。)的過渡階梯,現在由他完全有意識地來充當從資産階級國轉向君主國的過渡階梯,當然是再合適不過了。奧迪隆·巴羅是那個總是徒然爭奪內閣而還沒有精疲力盡的唯一的舊反對黨的。迅速地把所有的舊反對黨相繼推上國家高峰,使它們不只在行動上,而且在言論上都不得不放棄、否認自己舊日的言論,並且最終成爲一堆令人的大雜燴被人民全部丟到曆史的垃圾堆裏去。巴羅,這個資産階級主義的,18年來一貫以外表的持重來自己內心的和,簡直是極盡變節之。雖然他自己有時也因現今的荊棘與過去的月桂之間過分尖銳的對照而感到驚恐,但他只要往鏡中一瞥,就

◎第414頁◎又重新恢複了他那種閣員的鎮定和人的自負。在他前面鏡子裏照出的是基佐,就是那個一向令他羨慕並經常把他當作小學生看待的基佐;鏡子裏的形象簡直就是基佐本人,然而這個基佐長著奧迪隆的前額,即奧林波斯山上的神的前額。他只是沒有發覺邁達斯的耳朵。2月24日的巴羅,只是通過

12月20日的巴羅才顯露出來。正統主義者兼會會士的法盧又作爲文化部部長跟他這個奧爾良黨人兼伏爾泰主義者(注:伏爾泰是自然神論者,他對僧侶主義、和政體的猛烈曾對他的同時代人發生極大的影響。因此伏爾泰主義特指18世紀末期的進步的、反教的社會觀點。——415、458、460、626。)了。幾天之後,內政部就交給了馬爾薩斯主義者萊昂·福適。法、教、經濟學!在巴羅的內閣裏,這一切都齊全了,此外它還把正統主義者與奧爾良黨人結合在一起。所缺少的只是一個波拿巴主義者。波拿巴還隱藏著自己想要充當拿破侖的意圖,因爲蘇克還沒有扮演杜山-維杜爾。

《國民報》派立刻被革除了它所占據的一切高級,總局、郵政總局、總檢察署、巴黎市政廳——這一切都落到了舊日君主制的手中。正統派尚加爾涅一人兼掌了塞納省國民自衛軍、別動隊以及正規軍第一師的指揮;奧爾良黨人畢若被任命爲阿爾卑斯軍團司令。這種官員的任免,在巴羅內閣時期總是連續不斷地發生。巴羅內閣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恢複舊日保皇派的行政機構。頃刻間,的舞台——布景、服裝、台詞、演員、配角、啞角、提詞員、各種角色的、戲劇題材、沖突內容和整個格局

——全都變樣了。只有老掉了牙的制憲議會,仍然留在原地沒有動。但是自從國民議會任命波拿巴,波拿巴任命巴羅,巴羅任命尚加爾涅之後,法國就從國建立時期進入國建成時期了。而在一個已經建成的國裏,制憲議會又有什麽用呢?大地已經創造出來,它的造物主除了逃到天上去,就沒有其他事◎第415頁◎情可做了。制憲議會決心不去效法造物主,國民議會是資産階級派的最後一個避難所。它即使已經被奪去了行的一切杠杆,它手中不是還握有立憲嗎?它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無論如何都要保住自己的主權崗位,並從這裏出發去奪回失去的陣地。只要《國民報》派內閣取代了巴羅內閣,保皇派的人物就得立即退出一切,而三色旗的人物就可以得勝回朝了。國民議會決定內閣,而內閣自己就給制憲議會提供了一個它怎麽也想不出來的再合適不過的機會。我們記得,在農民的眼中,易·波拿巴意味著取消捐稅!可是,他在總統寶座上只坐了6天,到第七天,即在

12月27日,他的內閣就提議把臨時已取消的鹽稅保存下去。鹽稅和葡萄酒稅一起享有充當法國舊財政制度的,在農民的眼中更是如此。對于農民所選中的這個人,巴羅內閣再不能教他一句比“恢複鹽稅!”更爲尖刻辛辣的話來嘲弄他的選民了。隨著鹽稅的恢複,波拿巴就失去了自己身上的那點的鹽,變得淡而無味了——農民起義所擁戴的拿破侖就像一個模糊的幻影一樣消散,剩下的只是一個體現著保皇派資産階級的非常陌生的人物。而巴羅內閣把這種不明智的令人失望的步驟作爲總統施政的第一步,卻是不無用意的。制憲議會方面迫不及待地抓住了這個一箭雙雕的機會——既能夠內閣,又能夠扮成農民利益的者去農民所選中的那個人。它否決了財政部長的提案,把鹽稅減少爲原來數額的1/3,從而使

56 000萬的國家赤字又增加了6000萬,而在通過了這個不信任案之後,就靜待內閣辭職。它對自己周圍的新世界以及它自己已經改變的地位,實在是太不理解了。內閣背後有總統,而總◎第416頁◎統背後又有600萬選民,每一個選民都往票箱中投進了對制憲議會的不信任票。制憲議會把國民的不信任票又退還給國民。真是一種可笑的交換!制憲議會竟忘記了它的不信任票已經失去強制性的行價。它否決鹽稅只是加強了波拿巴及其內閣要把它“幹掉”的決心。那個貫串著制憲議會整個後半段壽命的長期決鬥從此開始了。一月二十九日事件、三月二十一日事件、五月八日事件是這個危機時期中的巨大事件,同時也正是六月十三日事件的先兆。法國人——例如易·勃朗

——把一月二十九日事件看成是中所包含的矛盾的表現:矛盾一方是享有主權、不許解散、通過實行普選權而産生的國民議會,另一方是總統,按照條文,總統應當對國民議會負責,而實際上,總統不僅同樣通過實行普選權而獲得批准,並把分配在國民議會各個議員身上從而百倍分散的全部選票集中于一身,而且,總統還掌握著全部行,而國民議會則只是作爲一種力量懸浮在行之上。對于一月二十九日事件的這種解釋,是把議會講壇上、報刊上、俱樂部裏的鬥爭的語言同鬥爭的真實內容混同了。易·波拿巴和制憲國民議會的對立並不是憲制中一方同另一方的對立,不是行同立法權的對立,而是已經建立起來的資産階級國本身同建立國的那些工具的對立,同資産階級中集團的野心勃勃的和意識形態上的要求的對立,這個集團建立了國,而現在卻驚奇地發現自己所建立的國像一個的君主國,于是就想把立憲時期以及它的條件、幻想、語言和人物保持下去,不讓已經成熟了的資産階級國以其完備的和典型的形態出現。正如制憲國民議會代表著回歸到它中間的卡芬雅克一樣,波拿巴代表著尚未脫離他的立法國民議會,即代表已經建成的資産階級國的國民議會。◎第417頁◎波拿巴的當選,只有當選舉給一個名字加上它的各種不同的意義的時候,只有當這種選舉在新國民議會選舉中重演的時候,才能得到解釋。12月10日廢除了舊國民議會的代表權。這樣,在

1月29日,發生沖突的就不是同一個國裏的總統和國民議會,而是尚在建立中的國的國民議會和已經建成的國的總統,即體現著國生命過程中兩個全然不同時期的兩個。一方是不大的資産階級派集團,——唯有它才能宣布成立國,才能用巷戰和恐怖從手裏奪去國,並在中定出這個國的各種理想特征;另一方則是資産階級中的全部保皇派大衆,——唯有他們才能在這個已經建成的資産階級國裏實行,才能剝去的那套意識形態的服飾,並利用自己的立法機關和行政機關來實現爲所必需的各種條件。1月29日發生的風暴,是在整個

1月份當中蓄積起來的。制憲議會想通過對巴羅內閣投不信任票來它辭職。但巴羅內閣作爲回敬,卻制憲議會對自己投下最終的不信任票,判處自己,宣布自己自動解散。一個極無聲望的議員拉托,在內閣下于1月6日把這個提案交給制憲議會,交給這個早在8月間就已經決定在它頒布一系列補充的根本性法律以前決不自行解散的制憲議會。內閣中的富爾德率直地向制憲議會說,“爲恢複遭到的信用”,制憲議會必須解散。的確,制憲議會延長臨時狀態,而且使波拿巴跟著巴羅、已經建成的國跟著波拿巴都重新受到,豈不就是信用嗎?巴羅這位奧林波斯山上的神變成了瘋狂的羅蘭,因爲派讓他等了整整一個“Dezennium”即10個月之久才終于弄到手的內閣總理眼看又要被奪去,而他連兩個星期的福也沒有享到。于是巴羅就比還要地對待這◎第418頁◎個可憐的議會。他所說的最溫和的話是:“它是根本沒有前途的。”而議會這時確實也只代表著過去。巴羅又以的口吻補充說:“它沒有能力在國周圍確立那些爲鞏固國所必需的機構。”確實如此!議會對的極度同它的資産階級毅力同時受挫,它對保皇派的態度同它的主義狂熱一起複活。所以,它就加倍地不能以適當的機構來鞏固它再也無解的那個資産階級國了。在拉托提出的同時,內閣在全國各地掀起了的風暴;每天從法國各地往制憲議會頭上飛來一束一束情書,其中都或多或少地請求它解散自己和立下遺囑。制憲議會則掀起了反運動,讓人們要求它繼續存在下去。波拿巴與卡芬雅克之間的競選鬥爭,就以主張或反對國民議會解散的鬥爭形式複活了。是對十二月十日事件的事後注釋。這種在整個1月份一直持續不斷。制憲議會在同總統的沖突中,不能再說自己是普遍選舉的産物,因爲別人正是用普選權來反對它。它不能依靠任何,因爲問題就在于反對。它不能如它早在1月6日和

26日嘗試過的那樣用不信任票來內閣,因爲內閣並不需要它來表示信任。它所剩下的唯一出就是起義。構成起義戰鬥力量的是國民自衛軍派部分、別動隊(注:別動隊是根據法國臨時1848年2月25日命令,爲對付的人民群衆而成立的。這支由15至20歲的巴黎組成的隊伍被利用來巴黎工人的六月起義。當時任陸軍部長的卡芬雅克將軍親自領導了這次工人的行動。後來,波拿巴主義者將其解散,他們擔心波拿巴與黨人發生沖突時,別動隊會站在後者一邊。——392、407、419、422。)以及的各個中心——俱樂部。別動隊,這些六月事變的英雄們,在12月是資産階級派的有組織的戰鬥力量,正如六月事件以前國家工場(注:國家工場是1848年二月結束後根據法國臨時的倉促建立起來的。國家工場一律采取軍事化方式進行生産,對工人實行以工代赈的辦法,發給面包卡和軍饷。臨時這樣做的目的一方面是使·勃朗關于組織勞動的思想在工人中威信,另一方面是想利用軍事方式組織起來的國家工場工人來反對的。但是這個工人階級的計劃沒有成功,情緒在國家工場中繼續高漲,就采取減少工人人數,派他們去外省參加公共工程等辦法來達到取消國家工場的目的。這些做法引起了巴黎的極大,成了巴黎六月起義的導火線之一。起義者曾經利用了國家工場內已有的軍事組織。起義被後,卡芬雅克于1848年7月3日解散了國家工場。——393、419、636。)是的有組織的戰鬥力量一樣。正如制憲議會執行委員會在必須徹底取消那些已使它不堪的時,就地國家工場一樣,波拿巴的內閣在必須徹底取消資産階級派那些已使它不堪的時,就向別動隊猛攻。它解◎第419頁◎散別動隊。其中有一半被遣散並被抛到街頭,另一半則從制的組織被改成君主制的組織,而薪饷則減低到正規軍的普通薪饷水平。別動隊陷入了六月起義者的境地,于是上每天都刊載別動隊的公開聲明,承認自己在6月間犯的,並懇求。而俱樂部又怎樣呢?自從制憲議會通過對巴羅的不信任而表示對總統的不信任,通過對總統的不信任而表示對已經建成的資産階級國的不信任,通過對這個國的不信任而表示對一般資産階級國的不信任時起,在議會的周圍就必然地聚集起二月國中的所有制憲,所有想要現存國並用強制性手段使它回複到原來狀態、想要把它爲自己階級利益和原則的國的各派。已經發生的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運動的結晶又重新融解了;這些派別爲之鬥爭的國又成了性質模糊的二月國,而對于二月國的性質,他們本來就各持己見。轉瞬之間,各派又采取了它們在2月時期的舊立場,不過沒有抱著2月時期的幻想。《國民報》的三色旗派又來依靠《報》的主義派,推出他們來做議會鬥爭前台上的。主義派又來依靠社會主義派(

1月27日發表的公開宣言已宣告了他們的和解和聯合),並在俱樂部裏奠定發動起義的基礎。內閣的報刊有理由把《國民報》的三色旗派看作複活的六月起義者。他們爲要保持自己在資産階級國中的主腦地位,就設法使資産階級國本身成爲問題。在1月26日,福適部長提出了關于權的法案,其中第一條就是“俱樂部”。他提議把這個法案當作緊急事項立即進行討論。制憲議會否決了這項緊急提案,而1月27日賴德律-洛蘭就提出了一項由230個議員署名的關于內閣違反應交付審判的提案。把內閣交付審判這一◎第420頁◎點不是冒失地出審判官即議會多數的軟弱,就是說明人對這個多數本身的是軟弱的;在這種時候竟要求把內閣交付審判——這就是後輩山嶽黨此後在危機的每個緊要關頭打出的那張大點數王牌。可憐的山嶽黨已被自己名稱的重負壓碎了!布朗基、巴爾貝斯、拉斯拜爾等人于5月15日率領巴黎沖入制憲議會的會場,把它解散。巴羅也針對這個議會,准備在上把五月十五日事件

198重演一遍,想它自行解散,並封閉它的會場。就是這個議會曾經委托巴羅對五月事件的被告進行;而現在,當巴羅已開始扮演保皇派的布朗基角色反對制憲議會,而制憲議會已開始在俱樂部裏,從無産者方面,從布朗基派方面找尋同盟者來反對巴羅的時候,無情的巴羅就提議把五月囚犯從陪審法庭提出來交給《國民報》派所發明的最高法院,以此來制憲議會。令人驚奇的是,怕失去內閣總理的焦慮竟從巴羅的腦袋中擠出了堪與博馬舍的機智媲美的機智!國民議會經過長期的躊躇後接受了他的提議。國民議會在對待五月犯的問題上,又回複到它的正常性質了。如果說制憲議會在對付總統和部長們時不得不訴諸起義,那麽總統和內閣在對付制憲議會時就不得不訴諸,因爲他們沒有任何法律手段去解散制憲議會。但是,制憲議會是之母,而又是總統之母。總統舉行就會取消,因而也就會取消自己的主義的名義。于是他只好拿出君主主義的名義,而君主主義的名義又要奧爾良王室的名義,但這兩種名義同正統的名義比起來是不值一提的。國的,只能使與它勢不兩立的一方即正統君主國重新擡頭,因爲這時奧爾良派只是2月的失敗者,而波拿巴只是12月

10日的勝利◎第421頁◎者,雙方所能用以對抗派的篡奪行爲的,只是自己同樣用篡奪手段得來的君主國的名義。正統派知道時機對他們有利,就公然進行活動。他們有可能指望尚加爾涅將軍來做他們的蒙克。正如在無産者俱樂部裏曾公開宣告紅色國的到來一樣,在他們的俱樂部裏也公開宣告了白色君主國的到來。只要把一次起義順利下去,內閣就可以擺脫一切困難。“性會害死我們!”——奧迪隆

·巴羅這樣叫喊道。如果發生一次起義,人們就可以借口社會安甯來解散制憲議會,就可以爲了本身來。奧迪隆·巴羅在國民議會的態度,解散俱樂部,大張旗鼓地撤銷50個三色旗行政長務而代之以保皇派,解散別動隊(注:別動隊是根據法國臨時1848年2月25日命令,爲對付的人民群衆而成立的。這支由15至20歲的巴黎組成的隊伍被利用來巴黎工人的六月起義。當時任陸軍部長的卡芬雅克將軍親自領導了這次工人的行動。後來,波拿巴主義者將其解散,他們擔心波拿巴與黨人發生沖突時,別動隊會站在後者一邊。——392、407、419、422。),尚加爾涅別動隊長官,恢複在基佐時代就已混不下去的勒米尼耶教授的講席,正統派的狂妄行爲——這一切都是爲了要挑動起義。但是起義毫無動靜。起義等候的是來自制憲議會的信號,不是來自內閣的信號。終于到了1月29日,這一天要對馬蒂厄

·德拉德羅姆關于無條件否決拉托提案的提案進行表決。正統派(注:正統派指法國代表大土地貴族和高級僧侶的利益的波旁王朝(1589-1792年和1814-1830年)長系的者。1830年波旁王朝第二次被以後,正統派就組成政黨。在反對以金融貴族和大資産階級爲支柱的的奧爾良派王朝時,一部分正統派常常抓住社會問題進行宣傳,標榜自己勞動者的利益,使他們不受資産者的剝削。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中,把這個集團的代表人物的觀點叫作封建的社會主義。這裏的“第一代法蘭西正統派”是指那些極端法國的保皇派著作家和。——296、383、396、422、622。)、奧爾良派(注:奧爾良派是金融貴族和大資産階級的保皇黨,是1830年七月到1848年這段時期執政的波旁王朝幼系、奧爾良公爵的者。——396、422、622。)、波拿巴派、別動隊、山嶽黨(注:1793-1795年的山嶽派,指法國資産階級時期代表中小資産階級利益的派,因在國民公會開會時坐在大廳左側的最高處而得名。代表人物有羅伯斯庇爾、馬拉、丹東等。其大都參加了雅各賓俱樂部。1792年10月,代表大工商業資産階級利益的吉倫特派退出雅各賓俱樂部後,山嶽派實際上成爲雅各賓派的同義語。1848-1851年的山嶽派,指法國制憲議會和立法議會中集合在《報》周圍的小資産階級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其人物爲賴德律-洛蘭、皮阿等人。以

勃朗爲首的小資産階級社會主義者也參加了這一派。他們自稱是1793-1795年法國國民公會(見注21)中的山嶽派思想的繼承人。1849年2月後該派又稱新山嶽派。——21、402、413、422、434、471、584、606、610、629、647、660、674。)、各個俱樂部——大家都在這一天進行秘密活動,既起勁反對自己假想的敵人,又起勁反對自己假想的同盟者。波拿巴騎著馬在協和廣場檢閱部分軍隊,尚加爾涅裝模作樣地舉行排場很大的戰略演習,制憲議會發現自己的會場已被軍隊包圍了。這個交織著各種希望、疑懼、期待、憤慨、緊張和的中心——猛如雄獅的制憲議會,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接近時代的關頭一刻也沒有猶豫。它好像是一個不只害怕自己的武器,而且覺得應該保全敵人的武器的戰士。它以的氣概簽署了宣告自己死刑的,否決了關于無條件否決拉托提案的提案。既然它自己已處于之下,它就以巴黎作爲必要界限◎第422頁◎來自己的立憲活動。次日它就決定對內閣在1月29日加于它的恐怖進行調查,它也只配采取這種報複辦法。山嶽黨出自己缺乏毅力和理解力,居然讓《國民報》派(注:《國民報》是法國的一家日報,1830年至1851年在巴黎出版。《國民報》派又稱三色旗派、純粹的派,是法國的一個資産階級政黨。《國民報》是它的機關報。1848年時期,這一派的領導人參加了臨時,其中的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有馬拉斯特、巴斯蒂德和加爾涅-帕熱斯,後來靠卡芬雅克的幫助策劃了對巴黎的六月大。

、396、402、414、423、440、461、595。)利用它來充當這出大喜劇中參與爭吵的叫喊者。《國民報》派最後一次嘗試在已經建成的資産階級國裏保持它曾在國産生時期擁有的那種壟斷的地位。它遭到了失敗。一月危機關系到制憲議會的存亡,而三月二十一日危機則關系到的存亡;前一件事涉及《國民報》派的人員,後一件事涉及這一派的理想。不言而喻,正直的黨人甯願放棄他們超然的意識形態,也不肯放棄在塵執掌的樂趣。責任編輯:程可心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terrisau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