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圖拉真紀功柱(中二)

发布于 分类 资讯热点标签

課程進行到上一期我們基本了解了方尖碑對于古代埃及的教意義,那就是作爲太陽神進出世界和世界的傳送端口。所以,我想當我們再見到這樣的東西的時候也許會産生更加神奇的內心沖動,說不定會多駐足那麽一兩分鍾。也就達到了改善旅行中總是走馬觀花的小焦慮心情,我想如果是這樣,我們的節目目的其實也就達到了。于是今天開篇我想先分享點兒飯後喝茶嗑瓜子級別的方尖碑趣事。

最早的埃及方尖碑是赫利奧波利斯太陽神廟門前的,之後他來到了底比斯,而後又被搬到了亞曆山大裏亞,這是我們上節課說到的。這個曆史變遷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方尖碑可以移動。于是在近代,這兩根有三千多歲的方尖碑就開始了一段超級旅行。

這個騎馬的帥哥大家一定很熟悉,他就是拿破侖。近代史上的傳奇人物除了歐洲甚至被譽爲戰爭怪獸以外其實也是一個超級文藝青年。法隊征討埃及的時候,必要的軍事裝備與兵員之外,拿破侖也不忘記帶上一群考古學家。他們在埃及的境內發掘了大量的文物。其中就包括那個最著名的羅塞塔石碑。

石碑一經發現世界。當時歐陸兩大強國英國和法國就開始了文化戰爭。就是來比拼誰能夠破譯的文字。後來法國人商博良趕在英國學者的前面成功找到古埃及的文字識讀方法。成爲之後埃及學的重要理論奠基人。這場較量英國人算是輸了。而兩國之所以這麽較勁,那是因爲埃及當時是英國的範圍,法國人要想稱霸歐洲就必須處處針對日不落的大英帝國。可想而知,除了血粼粼的戰爭,文化也是不停進行的。可憐的就是古老的埃及,沒有話語權,就只能坐視文化財富不斷流失。直到今天,全世界範圍內埃及學最有權威性的不是埃及而是英國和法國。因爲他們掌握大量的一手考古資料。我們如果去這兩個國家別忘了一定要去倫敦的大英博物館和巴黎的盧浮宮。那裏有最的古埃及文物。

1819年,當英國人最後在埃及打敗法隊的時候,當時的埃及總督爲了表示感謝所謂的英國人的,決定送給英國一個禮物,這就是已經有三千多歲的赫利奧波利斯太陽神方尖碑中的一個。我一直在想,這個埃及總督也許真是個民族主義者,因爲這種明著恭維英國的行爲其實是冒壞水的。因爲英國人很快發現,方尖碑太大了,太重了,搬不走啊!我大英帝國怎麽能丟這個面子呢!可是,真的搬不走,真的是太丟人了。這個事情一直拖了快六十年。到了

年英國人終于想了一個辦法。他們首先在埃及的亞曆山大裏亞現場用鋼鐵焊制了一個直徑差不多五米,長度將近三十米的鐵桶。然後把方尖碑給擱進去,再焊上端口。這樣就成了一個完全封閉的內部有空氣的鐵桶。然後用一條輪船拖著它在海上漂流,最後終于把這個遲到的大禮物運回了倫敦,算是了臉面。今天,他被英國人用埃及元素進行了裝點,陳列在泰晤士河的岸邊。英國人給做了一個帶有埃及特色的禿鹫花紋底座,兩側還各有一尊青銅獅身人面像。在這的部分石質方尖碑就是具有三千五百年曆史的原裝貨。不過按照人的普遍認知,他們給這個石碑改了名字。用最風流也最著名的古埃及人物的名字來命名,這就是“克裏奧帕特拉方尖碑”。

的故事告訴我們方尖碑真的可以搬動。而且是發生在距離我們並不遙遠的百十年前。實際上再往前追溯它同樣在被不停的搬動。古羅馬將它視爲一種征服偉德betvictot手機版的象征到意大利,擺放在各個神廟或廣場上。但是目的不再是教性質的,和太陽神無關。僅僅是一種武力和征服的炫耀。由此,從古羅馬帝國開始,方尖碑所代表的意思就是

這張圖是今天屹立在梵蒂岡廣場中心的方尖碑。我們不去欣賞他有多高大,多粗,多雄偉。我帶著大家看一個細節。那就是他底座上的一段拉丁文。我們把圖片中的方尖碑逆時針擰九十度。另一面的銘文是這樣的:

西克圖斯五世,這是一個的封號。這個封號其實我們應該很熟悉。比如西斯廷禮拜堂,就是有米開朗琪羅天頂畫的禮拜堂。他的主人就是一個封號爲西克圖斯的,不過那是四世。還有拉斐爾的

“西斯廷聖母”。是爲皮亞琴察的西斯廷繪制的,那裏爲了紀念西克圖斯二世。這回我們要說的一是西克圖斯五世。

他在位時間很短,只有五年。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對羅馬大興土木的決心。其實這位出身是聖方濟各會。這個修會最大的旨就是保守貧困以杜絕奢靡帶來的不自醒。但是作爲,西克圖斯五世首先要考慮的是的威儀。于是和前面曆任一樣,他要多多投資,裝潢羅馬,讓前來朝觐的信徒第一時間拜服在他的腳下。在這一系列的城市翻新過程中,就包括一些街道廣場的修建。作爲廣場中心的標志物,方尖碑自然是一個不二選擇。于是從羅馬帝國手中奪取方尖碑就成爲了必然。西克圖斯五世在位期間,挪動了多個羅馬境內的方尖碑,其中一個就是今天梵蒂岡廣場上的這一座。它原來的主人是屋大維,羅馬帝國的開創者。當然,再往前的主人其實古埃及的太陽神。當初羅馬人征服了埃及,將它移到羅馬城,現在又了,于是將它再次搬動到新的。在搬運結束之後,名人做了一些新的青銅裝飾。包括頂部的和根部的青銅獅子。最後還不忘在從新制作的底座上刻上,當然也要留下自己的名字

按照這位的想法,他要搬盡羅馬城內的方尖碑,甚至是羅馬人自己親手制造的方尖碑。那就是記。我們的記終于登場了。古羅馬人從方尖碑中得到了靈感,于是在爲偉大的標榜青史的時候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一個題材。圖拉真記就是這樣應運而生的。

我們看到這個複原圖。當時我們講的是廣場的部分,現在就來說一說那根柱子。還記得廣場的結構嗎?四周是柱廊,終端是性的統領建築。一般的古羅馬廣場在這個建的是神廟。但是圖拉真廣場沒有,他建了一個大巴西利卡。在這個建築的後面有一個小廣場,正面是神廟,左右配殿是拉丁文和希臘文圖書館,中間的天井處就屹立著圖拉真記。再一次重申,羅馬人之所以用柱子來標榜偉大帝王,其原始的設計靈感就是對方尖碑的認識。只不過他們把帶棱角的改成了的。我們下面就來細致的看一看這根柱子。

整個廣場是由圖拉真的禦用建築師阿波羅多洛斯來建造的,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個偉大的柱子也同樣出自他之手。這個人非常有個性。是一個完全徹底的追求古典建築模式的人。所以他的設計基本都是柱式的,而沒有拱券的,更沒有穹頂的。前不久我們講了萬神殿。還記得他的締造者吧?就是哈德良。在他沒有當之前就是圖拉真的得力。所以哈德良也見過阿波羅多洛斯。傳說一次這個十分個性的建築師在和圖拉真研究一個建築的設計方案。這是哈德良正好碰見。他還表達了自己的見解,那自然是與穹頂有關的見解。可是禦用設計師會說什麽呢?他說:

好吧,畢竟自己還沒有。而後來我們知道,哈德良當了,並且完成了自己的夢想,而阿波羅多洛斯呢?很簡單,被他殺了。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要小看身邊的年輕人。好了,插曲說完,我們繼續看柱子。

“紀”,自然就是一個重要的功勞記錄。就跟中國古代巨大事件要記載青銅器上一樣。比如我在給學生講中國曆史的時就會展示下面這個青銅器:

米。記錄的就是圖拉真帶領羅隊征討達契亞的過程。他在整個浮雕帶上反複出現。但是直接描繪戰爭場面的並不多,僅僅占全部畫面的四分之一。更多的是反應圖拉真祭祀台伯河神,出征前動員講話,羅馬士兵做戰前准備的場面。很顯然,制造者想要標榜的不是而是神明的護佑,君主的賢明以及羅隊的整齊劃一,團結一致。這是圖拉真所在的帝國鼎盛時期的氣度:

不過即使這樣,站在下面的人也很難看到40米的部分。怎麽辦的?不要擔心,我們回歸到原始建築設計上就會答案了。因爲這根柱子是屹立在兩座圖書館之間的。圖書館內部有樓梯,人們可以在那裏逐級向上,舒適的觀看畫面內容。想到那還是圖書館,也許讀書累了,出來遛彎,看看窗外的這個偉大帝王的紀,絕對是一種特別羅馬帝國式的文化體驗。

整根圖拉真柱是用卡拉拉的大理石建造的,表面雕刻了螺旋式上升的敘事浮雕。上世紀四十年代的時候人們用石膏和大理石粉的混合物對所有的浮雕做了翻模複制,資訊熱點將這些複制件保存起來。今天看來這實在是一個明智之舉。因爲隨著工業時代的到來大氣的惡化加速了原件的風化。今天圖拉真柱原件上的很多細節可能並沒有複制件表現得好了。制作藝術珍品的複制品這個現象很正常,就像米開朗琪羅的大衛,吉貝爾蒂的天堂之門。我們今天看見的都是複制品,真的全在博物館裏的好著呢!

關于圖拉真紀的表面,我要和他分享的不是恢宏的敘事場面而是這些浮雕的一個小細節。大家看見了麽,那些我用綠圈標注出來的長方形孔。這些孔是幹什麽的呢?很長一段時間這些孔一直困擾著我,後來終于找到了答案。其實圖拉真柱是中空的,可以供人向上攀爬。那麽這些孔的用途就很明確了,就是內部樓梯的采光孔。

以上就是我對一個知識點的全部求索過程,當時豁然開朗的獲得感超級棒。不過還是腦洞開的大大的,仔細想想好像不是那麽回事,因爲目測柱子的直徑來看,內部攀爬好像有點擁擠。或者說,爬進去幹什麽啊?所以這始終還是一個疑問。關于這個疑問我們下一期還會繼續爲大家解答。大家暫且先自己想一想。

說回圖拉真紀,作爲羅馬帝國的標志,自然在樹立威儀的運動中不會被忽視,我們說到的西克圖斯五世也瞄上了它。可是就跟前面我說的英國人一樣,他的困境也是圖拉真柱太重了,太大了,根本搬不動。單是梵蒂岡廣場的那一根方尖碑,就廢了很大的周折。我這裏有一張當時的地圖,清楚的標出了在未搬動前的方尖碑。

其實開篇的時候肯定很多人有發現了一個細節,那就是我的題目又叫“中二”了。你看這次我都不解釋了,二就二吧!因爲想和大家分享的內容實在是太多了,寫著寫著就超出原計劃了。這不,今天是第三期了,圖拉真柱子才漏了一下臉,關于他的頭頂,他的底座以及西克圖斯五世的工程我們還要分享很多很多小細節和文化、教內涵的故事。那就讓我盡情的鋪陳展開吧。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terrisaul.com